极速3分彩走势图

| 快捷翻页 ← → 键
极速3分彩走势图 > 武侠修真 > 终极武力 > 第八百六十三章 不一样的赵淳
  第八百六十三章不一样的赵淳

  就在王越这边往前一冲,以自身杀气震慑四方,惊得牛群开始不断暴乱狂奔的同时,就在距离他不远的一墙之隔,也正有一群人在时刻为了他准备着。

  这里虽然距离牛群所在的直线距离不远,可因为中间有高墙阻隔,所以想要到达就必须先进入到连通内外城墙的那一条通道。然后再向里一路奔驰数百米,就能够看到前方集结的那一片由两百多人马组成的方阵了。

  而这个方阵里面的人,全部都是赵祯手下赤红龙旗中挑选出来的精英,是真正的百战之师,任何一个人的年纪都在三十岁左右,正是人类一生中最年富力强的阶段。相比于王越身旁围着的那些人,他们其实才是赵祯手下精锐中的精锐。

  就如同在一百几十年前,前朝还在的时候,赤红龙旗麾下最善于攻坚杀敌的那一群骄兵悍将一样,在场的这整整两百多号人,每一个都是勇冠三军的勇士,或是精通杀伐善于实战,或是联手合击长于配合,数百人聚在一起,安静的却像是一个人待在这里似的。

  除此之外,他们身上还穿着特制的盔甲,外有鱼鳞护身,内有锁子连环。甚至就连他们胯下的战马都披着一身的甲胄,覆面护脸,只露出里面的两只眼睛来。

  另外就也在这些人集结的方阵前面,还有几个人骑着马一字排开,簇拥着中间一个手提大刀骑着黑色骏马的彪形大汉。

  而这个彪形大汉骑在马背上,平地就高达丈二,手中的那一口大刀,光是刀头就有三尺三寸,且宽如门板,锋刃凌厉,冷森森,寒艳艳,让人远远一看之后,便不由得眉眼为之一缩。

  这样的一口大刀显然是平常杀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以至于普通人就算是看上一眼,不但会觉得眼睛生痛,而且会有种浑身发冷,如同被死神盯上了的感觉。

  如果是对古代东方的一些野史有兴趣的人,看到这把刀之后,应该很容易就会联想到这把刀是属于那种战场上曾经杀人无算的凶刀的。虽为死物,却是真正正正的大凶之器!

  从这一点上讲,这把刀很显然是和王越手里的那一口刺剑有一些相似之处的。

  而这把刀的主人,也就是赵祯的那个三弟赵淳,明显是个不折不扣的凶人,一刀在手根本不必有任何作势,只坐在马背上往那静静的一站,浑身上下的煞气便已经纷纷透体而出,仿若有形之物了。

  数百人马牢牢堵住通道的一头,头顶上的太阳虽然酷热,可阳光在照进这里面的时候却仿佛已经失去了热量,天地间只剩下了一片可怖的肃杀之气,在不断的积聚和漫延。

  “怎么还没来?算算时间也该差不多了吧?”赵淳似乎已经等的有了些不耐,可正当他张口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突然就见到一条人影,从一侧的墙头上飞快的缘梯而下,几步就跑到了他的面前,单膝跪地,满头大汗。

  “报,大将军!刚刚收到警报,目标如今人已经潜入了前方牧场。经确认,薛大总管已经为此獠所杀。如今,各方巡逻小队正火速赶往途中……。”

  因为赵淳执掌家族武力,专司训练家将,所以按照以前的规矩,他在整个赤红龙旗的位置就相当于过去的领兵大将,是以在这种特殊的场合里,所有人对他的称呼就是“大将军”,而不是平常时候的“三爷”。

  而由这一个称呼,也足以看的出来,赵祯对于自己这些手下的训练,的确也是完全承袭了前朝军队中的标准的。平时也就罢了,可一旦建制成军,立刻就等级森严,令行禁止,就连眼前这个前来报信的人,身上也是一派原汁原味的哨探模样。

  不但奔行如风,而且说起话来也是足够的简单明了,寥寥几句话,就把前方刚刚发生的事情说的明明白白。

  不过,也正是因为他的这一番话,立刻就让他面前的这几个人个个闻言变色,使得场中气氛顿时为之一变!

  而后,人群中的骚动如同浪涌,一浪高过一浪,抑制不住的惊呼声开始不断从四面八方传了出来。但好在这一群人都是训练有素之辈,在经过了最开始的震惊之后,立刻便迅速的调整了状态,并没有像一般人一样因此而出离愤怒。

  可是,骤然压制下来的情绪,却恍如海面下汹涌的漩涡,哪怕表面上再平静,却也挡不住他们心中的怒火。一瞬间,整个天空都似乎阴沉了下来,肃杀之气一下子就如同火山般爆发了开来。

  面对于此,那个正跪在赵淳马前的报信者,只感到浑身一凉,整个人的头皮就麻了一下。当即,更不敢多说多做,只把脑袋深深俯下,一动不敢乱动。

  这就是军队散发出来的杀气,数百人的气息连成一片,众志成城!

  在这种时候,哪怕不是针对于他,可仅仅只是扑面而来的这么一下,他也很难禁受的了。

  要不是他平日里受到的训练也和这些人一般无二,换了旁人来,只怕当场就会被吓得屁滚尿流,大脑一片空白了!

  而能够在这些人中间引起这么大的骚动,薛禅这个大总管的地位和威望明显也是远远超出了王越的预料之外的。

  听到王越杀了薛禅,且人就在距离此地不远的牧场之后,整个方阵内外就开始陷入到了一种十分诡异的平静中,但杀气涌动,却是越来越烈,以至于就在短短一分钟里,跪在地上的报信人,他身上的衣服都已经被冷汗浸透了。

  “这群人,不愧是王爷麾下最精锐的战士!这股杀气,实在是让人……心胆皆寒啊……!”

  虽然同为赵祯的手下,但在整个赤红龙旗之中,赵淳和他身后的这几百铁甲骑兵,毫无疑问就已经是最善战的一批人了。

  事实上,甚至早在赵家来到日不落之前,这些人就已经开始被训练和层层选拔了,而后再用超过十几二十年时间来不断的补充与淘汰,眼前这群人其实全部都是真正的百里挑一之辈。

  他们也许还算不上特别厉害的高手,别说和王越比,就是和赵祯手下的家将比起来也多有不如,但他们无一例外都是真正的军中悍将。任何一个人,都是经历过无数次的生死考验,从各种杀戮场中活下来的胜利者!所以,尽管他们的个人武力未必会有多强,可两百多人合在一起,却足以凝聚成一股摧城拔寨般的可怕力量。

  而这种力量,不管是放在过去,还是现在,他代表的都是一种权力。

  上可改天换日,下能镇压一方!

  正所谓大丈夫不可一日无权,这些人也正是赵祯自家的胆气所在。

  甚至可以说,为了杀掉王越,赵祯这一次布下重重杀局,不惜以身做饵,实在是连自己的老本儿都给拿出了一半来。就算放在前朝那个年代,这两百多人的铁甲重骑兵方队,人数虽然不多,但的确也是十足的大手笔了,非王公贵族,手握军权者,断然是摆不出这种阵势来的。

  “速速传令,命各方人马,统统向牧场集聚!务必要把那个王越,给我逼到这里来……。”

  乍闻噩耗,速来性如烈火的赵淳却一反常态的没有立刻就动怒,反倒是坐在马背上,先是沉吟了一下,随后便一挥手,将面前的报信者打发了回去。

  同时,又将一道道命令,如同流水般的吩咐下去。言谈举止间,竟是异常的冷静,颇有几分大将军稳坐中军帐,八风不动,喜怒不形于色的味道。

  而这显然也是和他往日里的脾性,大相径庭的!

  “突然去了牧场,还杀了薛禅……,这家伙恐怕知道的东西比我想象的还要多啊……!真是该死的,简直都是废物!这么一来,之前定下的那些计划就要变一下了…………。”

  身为领兵大将,赵淳作为赵祯的亲弟弟,能坐到这个位置上,凭借的当然不仅仅是单纯的所谓忠心而已,更多的其实还是他有这个能力和本事。否则,赵祯又怎么可能把自己手下最重要的这么一支力量放心的交到他的手里呢?

  赵淳的脾气是火爆,沾火就着,但却天生精于军事,一旦代入了角色之中,完全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不但指挥若定,气度森然,而且粗中有细,相当的具有战略眼光。就比如眼下,才刚刚得到了王越的消息,他立刻就从中推断出了某些问题。思虑之谨慎,大有几分古之名将的风采。

  “该死的奴才!他竟然杀了大总管!简直大逆不道,胆大包天……!大将军,这个王越实在是罪该万死!末将奥登格日勒,愿带本部人马为前锋,为主上和大将军格杀此獠!只要他一露面,我就不相信他还能挡得住我赤红龙旗麾下的铁骑践踏。定要把他踩成肉泥不可!”

  等了好一会儿过后,眼见着赵淳还没有说话的意思,在他身旁的一个身材高大,面如古铜,只把满头的头发编成十几根小辫子的大汉,终于是忍不住的爆发了。顿时,一张口便哇呀呀爆叫如雷,瞬间就将场中越来越凝重的气氛打破。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