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3分彩走势图

| 快捷翻页 ← → 键
极速3分彩走势图 > 历史军事 > 女子监狱风云 > 第2887章
  这是怎么了,贺兰婷这是怎么了,晕过去了啊?

  我摸着她头上起的大包,好不心疼。

  这就是让我撞上去,我死了我都没什么,可别伤着我的婷婷了。

  我晃着她几下,她根本醒不来。

  晕过去了。

  还有呼吸,不死就好。

  可别搞个什么失忆啊,脑瘫啊,半身不遂之类的出来啊。

  程澄澄过来看一下,他们警察也来了,有学过医的警察,检查了之后说她晕过去了。

  我说道:“我当然知道她晕过去了,谁看不出来。严重吗?”

  他说道:“要去医院做检查才知道。”

  刚说完,船身又轰的一下,这一次,撞击更大,并不是浪打来的,是撞上哪里了?

  我想到了泰坦尼克号,撞上冰山的桥段,撞了冰山,然后船沉没?

  不可能,以前泰坦尼克号那个年代,造钢技术不如现代,所以能被冰山击穿,这都什么年代了,撞上岛都没事。

  在船员的大叫中,发现真的撞上了岛上了。

  我们还算幸运,大风浪中,船只被海浪冲到了一个岛上,撞到了岛上崖边,船只停下来,虽然海浪台风依旧,但是我们的船只紧靠海岛崖边,海浪对我们的船只冲击没有那么大了。

  他们赶紧把锚抛下去,稳定船只,终于,平稳了下来。

  也不算平稳,但比起刚才惊天骇浪的冲击,这个时候,算是很平稳了,至少可以说,我们已经安全了。

  大家伙都松了一口气。

  程澄澄看着我抱着的怀中的贺兰婷说道:“带去房间去。”

  我哦了一声,抱起贺兰婷,进了一个小房间,把她平放在了小床之上。

  却看见枕头有血,这什么鬼?

  出血了,流血了,严重了。

  靠!

  我大喊叫医生进来,那家伙来检查了之后,说道:“头部遭到重击,初步判断为脑震荡,轻重不知道。”

  我说道:“送她回去医院吧。”

  警察看着我,不知道说什么好。

  我跑出去,跟程澄澄说道:“她伤的很严重,要去医院。”

  程澄澄说道:“去啊,怎么去?”

  是啊,海上大风大浪,船只根本无法开,我们离陆地也要半天的航行距离时间,要去,也要等台风过后才能去。

  我深呼吸一下,说道:“好,好。”

  程澄澄盯着我的眼睛。

  我说道:“不好意思,她这个样子,看得我心疼又焦急。所以我有点急,着急。”

  程澄澄把头看向别处。

  的确,程澄澄没有义务要给我们做什么,要帮我们什么。

  她帮助贺兰婷,已经给我们一个很大的人情,我们把她害得跟我们一起流落海上遭遇大风浪,我没脸去跟她吼叫什么。

  回到了房间里,看到那警察用纱布把贺兰婷的头给包扎了,血也不流了。

  因为风浪有些小,他们又去审讯那些嫌疑人,他们审讯就是要连夜审,不给嫌疑人休息时间,争分夺秒。

  该死的这帮嫌疑人,都该扔海里喂鱼。

  我握住了贺兰婷冰凉的手,然后把耳朵靠在了她的鼻子边,呼吸平稳,睡着了那样。

  折腾了一天,我又累又困,握着她的手趴在床沿睡着了。

  醒来。

  怎么回事,我躺在小床上,然后往旁边一看,贺兰婷却瞪着大眼睛看着我。

  我急忙坐起来:“你没事了吧。”

  贺兰婷说:“没事。”

  我松了一口气,躺了回来,看着身上盖着的小被子,说道:“怎么回事。我昨晚是趴着睡的。”

  贺兰婷说道:“你半夜冷的全身发抖,我把你拉上来。”

  我哦了一声,然后摸着她的头,问:“没事了吧。”

  她说道:“说了没事。”

  我说道:“昨晚你吓死我了你。”

  贺兰婷说道:“没死啊。”

  我说道:“你讲话真的难听。”

  贺兰婷轻轻抱住了我,然后看看我,居高临下。

  我问:“看什么,看我帅吗。”

  她不说话。

  我摸了摸她的头,看着她头上的纱布,问:“不疼了吗,你真的没事吧。”

  她还是看着我。

  我说道:“该不是脑子摔坏了吧,不然,你应该更凶才是啊,还把我拉上去一起睡?你对我那么好?”

  贺兰婷假意推开我:“是,我对你不好,她对你好。”

  我抱着了她:“我知道你对我好,你对我最好。你要推开我吗?”

  她说道:“对你一点不好。”

  我假意坐起来:“那算了,我走了,找个对我好的人去。”

  她说道:“走啊。”

  她盯着我。

  我嘿嘿一笑,说道:“我怕我一出去,你会吃醋,你一吃醋,我的日子就不好过。”

  贺兰婷说道:“我不会吃醋。”

  我说道:“真的吗?昨晚那擦口红那样,没吃醋?”

  她说道:“以后不要亲我。”

  突然间,在这个船上,我们两的感情就又升温了起来。

  也许在危难的时候,她才真正愿意的对我敞开心扉。

  我说道:“那我也不是故意的,她也不是故意的啊。”

  她说道:“故意不故意,只有你们两个心里自己明白。”

  我说道:“我发誓,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假如我是故意的话,我出门就,打不到车。”

  她一把推开我:“滚。”

  我抱住了她,嬉皮笑脸:“我真的滚,你又吃醋,我在你旁边,你又嫌弃我,你可以啊你。话说,你就是嘴上硬,心里软吧。”

  她看着我,认真问道:“我问你。”

  我道:“问什么。”

  她说道:“黑明珠和你交往了?”

  我说道:“为什么不是问我和她交往了。”

  她说道:“她那主动!”

  我说道:“没有。”

  她又推开了我:“我嫌弃你了,我接受不了这样子的你。”

  我说道:“那我当时也不是我想怎样,而是,而是她要这样,我完全是没有那个防备的你知道吧。我也不知道她会这样子,想出这个条计策来。”

  她说道:“她一直破坏,她喜欢你。”

  我说道:“她是个,为爱很执着的那种人。你懂的。”

  我正想说黑明珠是不会轻易放弃的,她打死都不放弃的。

  可门口有人敲门了,急促的敲门声。

  好吧,每次到动情时,就他妈有人破坏,我他妈还没和贺兰婷真正和好,至少让我和她那个了再来敲门也行啊。

  发生了那个,就算是真正和好。

  即使是深深吻过,也行。

  还没有走到那一步,就来敲门了,就来敲门了,我去他大爷的谁啊!

  打开了门,看到贺兰婷什么表哥还是堂哥站在门口,问我:“婷婷她怎样了。”

  我说道:“好了。”

  他马上在门口对房间喊:“婷婷,他们老总招了!招了!全都供了。”

  贺兰婷一下子跑过来把我推开,然后出去了:“招了?”

  她马上一边拨弄捋顺头发一边跟着他表哥往那边审讯室船舱走。

  就这样,她又去忙了。

  房间里还有着她的香味。

  没意思得很。

  我去洗漱了一下,然后去找东西吃。

  大多数人也在吃早餐,阿楠给我打来了一碗粥,一个包子。

  那些警察们连夜干活,已经不知道天亮了吧。

  刚才听到的好消息,就是那个老总受不住,招了。

  船只搁浅在岛上,好在没有什么受损,台风已过,众人心情大好。

  他们吃过早餐,就要想办法把船弄出来,不过看来,估计是要找两艘船来把这艘船拉出去才行。

  吃过了早餐后,我拿了一瓶咖啡,上甲板上去,看晴天。

  昨晚大风大浪漆黑一片,和现在真正成了反比,风平浪静阳光静好。

  甲板上还有一个人,程澄澄。

  她穿着风衣,戴着墨镜,秀发随海风飘扬。

  阳光照射在她的靓丽容颜上,美不可言。

  我看看船只所在的位置,岛上很美,我们两并排坐在一起,倒像是出来旅游度假的小情人了。

  我喝着咖啡,看看她,说道:“早上好。”

  程澄澄说道:“那女人没事了吧。”

  我说道:“幸运,没事。你,还没走吗?”

  程澄澄说道:“你怕我在这里,影响你们吗?还是怕我杀她。”

  我说道:“我觉得你不会杀她。”

  她没有接话。

  一会儿后,她说道:“游艇被冲走了。他们开船去找。”

  昨晚的大风浪,把绑在大船一侧的游艇的那大船绳子都冲断了,游艇被吹走了。

  她的人开船去找去了。

  我问:“能找到吗。”

  她说道:“当然能。”

  我说道:“其实我觉得,你对贺兰婷也好,对黑明珠也好,对我也好,都是挺好的。”

  程澄澄说道:“是吗。”

  我说道:“是啊,你并没有什么害我们的心。我知道你想的就是如果不是贺兰婷抓你,你也不会对付她,是吧。可是程澄澄,她是警察,你要不是去做这个,她也不抓你,你做点什么正道的正经生意不行吗。要不你就不要搞什么毒品啊,这些判死刑的东西,你搞那些被判无期什么的就好啊。”

  我这是劝人吗?还劝她去做犯罪生意?

  假如劝别人,我绝对不会这么劝,我会劝她不要从事犯罪生意,但是劝程澄澄,只能这么劝,她只要不去搞这些判死刑的生意,去搞一些即使犯罪不被判死刑的生意都好,最多来个无期徒刑什么的,那也罪不至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