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3分彩走势图

| 快捷翻页 ← → 键
极速3分彩走势图 > 历史军事 > 女子监狱风云 > 第186章
  第186章

  回自己办公室之前,我又找了沈月。

  我问她什么时候搞什么艺评选。

  她说明天,我说到时候通知我,我也去看看。

  她说好。

  其实我就是想去看看,有没有漂亮的女孩,也打发打发时间。

  回办公室的路上,脚软的我扶着栏杆往上走,刚好遇到指导员从下面上来。

  她手拿着笔记本,看上去是刚去开会回来。

  她问道:“怎么了”

  我边走边说:“喝多了昨晚。”

  “要不要帮忙扶你。”

  我靠在她身上,说:“那最好了。”

  她扶着我走上去,说:“是纵欲过度了吧。”

  “是是是,酒色过度,脚都软了。”

  她笑笑,说:“送你的酒,没喝完吧”

  “在喝。”那个什么什么强身健体强鞭酒,我早就忘了。

  其实我不太相信那些能治什么那些不举之类,估计都心理作用罢了。

  要是让我相信吃伟哥能治那还差不多。

  我也没吃过,不知道吃下去会怎么样。

  如果没得发泄,会不会爆管而死

  扶着我进了办公室后,她问道:“昨晚是不是和夏拉出去喝酒的”

  “是的。夏拉没喝,我自己喝死了。”

  “夏拉是个天真的女孩。”

  我忙问:“指导员,我知道,可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我没有对夏拉有过什么不好的念头。”

  她却笑眯眯说:“小张啊,别胡乱想歪了,康姐的意思是说夏拉是个好女孩,如果你有意思,对她好点。”

  我强颜欢笑:“谢谢指导员,我配不上夏拉。”

  她来撮合我和夏拉

  她明知道我私生活混乱,还把夏拉推来,这不要送羊入虎口吗

  她装作要出去,然后又回来,看看我,然后问:“昨晚和你谈的事,你考虑得怎么样了明天,记得,就明天,必须给我个答复。”

  “唉指导员,别那么急嘛,我好忙最近,能不能让我忙完选拔的事”

  “选拔后,你能带走一大笔钱,是吧”她突然说。

  我一激灵,想,是啊如果我要真的走,我也真是这么干,先拖时间不那么快回复她,到时候把选拔的事情忙完,带走一笔钱,老子不干了,带着这些钱去装逼去飞。

  康雪嘴一撇,咬牙了一下,狠狠说:“别想得美,记住,明天。如果不回复,我有办法让你离开监狱。你别想着那些什么钱,副监狱长帮你也没用。”

  “康姐,我其实都想的差不多了,没想过要走。真的,你对我那么好,我对你真是感激不尽,感激涕零。”

  “是吗你的意思说你想好了”

  “我也需要钱,我欠了很多钱,你知道的,我连你们捐款的钱都没还上。还有我在外面欠了很多朋友和亲戚很多钱。可是指导员,真的不会有事吗”我要博取她的信任。

  “该说的我也已经说了。明天早上,记得到监区天台。”她出去了。

  “慢走指导员。”

  我要堕入火坑了。

  我终于要干这些事了,我以后要有好烟好酒,有很多钱了。

  可我不敢动啊。

  当天晚上,我晕沉沉的倒在床上,喝酒太多就是不好,一天都没回过神来。今早起来后,也没想那么多,直接就走出了酒店,那个夏拉和什么泡泡的在隔壁房间不在我也不知道。

  泡泡看上我夏拉在胡扯吧,看上我什么我在监狱里,那些女人看上我,多漂亮我都不奇怪,但是在外面,我这个条件能有芙蓉这种看上我我都很庆幸了,还模特夏拉就是在玩老子。

  早上,按着指导员跟我说的,去了监区天台上那间屋子里,开会。

  所谓的开会啊。

  我走进去,台面上已经很多烟啊礼盒啊补品什么的。

  还有钱。

  罪恶的钱,都是老百姓和女犯人们的血汗钱。

  让你们这群吸血鬼来糟蹋,干你们老娘。

  指导员这种人当然不会出现在这种场合,马队长和马爽组织的。

  马队长道:“从今天起,张帆正式加入我们。”

  我看着这群熟悉的同事,基本都在了,不在的也是因为去看护女犯干活或者是站岗什么的了。

  别的监区我不知道,留在这个监区里只要不是实习生,基本全是参与了她们。

  她们看到我,也没什么好奇怪的,毕竟来过一次了,虽然反抗过,后来还是妥协了,她们看来我就这样的。

  沈月徐男,我站到她们两旁边。

  “小张,麻烦你上来,把外面那箱子搬进来。”马玲还吩咐我。

  “是”

  我出去外面,把一箱子的烟啊什么的搬进来。

  马玲和马爽几个骨干开始分赃,我分到了半条烟,女式的烟,五二零那种。

  我给了徐男:“老子不抽这烟。”

  “拿着吧,拿去换钱。”

  我推给徐男,“你拿吧,不想带这个。”

  徐男也推回给我,我干脆塞给了沈月,沈月是个见钱眼开的人,说了几句客气话,然后不客气的拿着了。

  现金分到了六百多。

  吸血鬼们。

  看她们都很开心的样子,是啊每天分到那么多钱谁不开心啊,只有我和徐男,脸上露出不悦神色。

  徐男靠近我小声说:“既然来了,就假装开心吧。别惹麻烦了。”

  好吧,我强装笑脸,分到了钱,我好开心。

  回到自己办公室,我把钱收好,然后记录在笔记本上。

  某月某日,多少钱。

  下午,徐男来找了我。

  关上了办公室门后,她问我道:“怎么了,不是一直抗拒,今天怎么顺从了”

  我无奈道:“我没办法,我又不想走,她们说如果我不要,就赶我走。而且我爸治病,我欠了人家那么多钱,想想看要还多少年啊。”

  徐男扔给我一根烟说:“以前你可不是这么对我说的。”

  “是是是,就当我没骨气好了。说难听点,你看我在这里,就算没有那些脏钱,我至少能有两份工资,有个像样的能说出口能让家人出去吹牛的体面工作,能有很多妞。我就不想被开除我出去了能干嘛去工作一个月两千块钱,打工,给狗洗澡。做生意没本钱也没本事,没靠山,只能这样。”

  徐男安慰道:“我也同情你,既然这样,也没办法了,走一步算一步,开心点吧。那么多姐妹都有份,不会出事的。”

  我笑了笑,心想,监狱里那么多的女犯,犯罪的时候谁想过能有事谁都有这个侥幸心理。

  但侥幸心理归侥幸心理,该被抓还不是照样被抓。

  该来的,总会来的。

  天日昭昭。

  “你来找我,是问我这个吗”

  徐男道:“你不是说才艺评选你要去看看吗,我来叫你。”

  “那走吧。”

  出去后,走向礼堂的路上。

  我问徐男:“你这么帮忙,不要钱”

  “老子不是对你说过,对钱我不那么渴望。”

  “都这样了,不渴望也没办法。犯人都带来了吗”

  “都在礼堂里了。”

  到了礼堂之后,见里面一大群管教,带着我们监区的二十多名女犯出来了。

  她们都站在台下。

  我们走过去。

  音乐声响起,在礼堂里飘扬,台上在排练。

  是民歌皇后李姗娜。

  果然是她,台下都是围着看她的表演。

  她在唱歌,身后一群女犯是舞伴,几十个,都在排练。

  我问:“怎么那么多人。”

  徐男说:“过年了,迎新晚会,排练呐。”

  李姗娜唱的是但愿人长久。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风归去,唯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

  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

  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我不得不说,她的声音真的是好,难怪成天后级别的。

  我自己也和徐男围在台下的人群,听她唱歌,看她们跳舞。

  一曲罢了,把身边的好多女的都唱哭了。

  我当然没哭。

  这些女孩想家了,能把人唱哭,太强大了。

  李姗娜躬身说谢谢。

  台下鼓掌起来,很热烈,只不过是一个排练,已经出了如此强悍的效果。

  我叹气,这个女的应该是站在夜晚的体育场或者演唱会台上轻歌曼舞,台上台下万人聆听,不知犯了什么错,搞进来这里,对着女犯们千里共婵娟。

  我竟然有些不舍的看看李姗娜,她侧过头来明显也看到了我,我是这里唯一的一个男人

  她的眼珠子,竟然不是黑色的。

  有点远,我看不太清楚什么颜色。

  她看了我一下,上次也见过了,也没什么奇怪的,继续忙她们的排练,她教着女犯们跳舞,每个动作每个表情和每个细节,如此的投入。

  “走啊你怎么了看她看傻了啊”徐男拉我。

  “别那么用力”我挣脱开。

  “漂亮吧”她问。

  “废话。比你漂亮。她到底怎么进来的”

  “我不知道。”徐男说。

  “你是这里的老油条,你都不知道”

  她说:“这事连监狱长都不知道,我能知道么”

  我说:“不知道就不知道,你那么凶做什么。”

  坐在了一排座位前,沈月让女犯们过来排成一列,其我就看到了丁灵。

  排成一列后,没想到沈月却对她们先介绍了我:“各位同志们,这是我们监区的张帆张管教,也是这次选拔的主要负责人,大家欢迎。”

  她们都鼓起掌来。

  我措手不及,沈月你好好搞你的评选你丫的介绍我干嘛。

  我急忙对徐男说:“你让她好好搞她的才艺评选,你这样子让她来介绍我做什么。”

  徐男说:“沈月这也是尊敬你的表现啊,平时领导下来,不都这样子。”

  “我不是领导”

  “好,我去让她赶紧进行。”

  我拉住她:“等下,你们是怎么评选法”

  “一下你就知道了。”手机请访问::feisuz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