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3分彩走势图

| 快捷翻页 ← → 键
极速3分彩走势图 > 历史军事 > 女子监狱风云 > 第125章
  第125章

  “看什么”

  “有车真方便。 ”我呵呵的说。

  “穿得那么帅,要去约会吗”

  “哪呀,就是好不容易出去,也要打扮得像点人样。”看着康指导员这身吸引人的漂亮打扮,我竟然,我竟然吞了口水。

  还被她看到了。

  我给王达发信息,问他在哪里,我说我出来了,要去找他,他回复信息说去了邻市出差,今晚不回来,明天才回来。

  我靠那我能去哪我是不能去找李洋洋的了。

  手机里来了几个信息,除了客服的催交话费的垃圾短信外,还有的是李洋洋找我的。

  李洋洋爸爸已经不让我再找李洋洋了,钱我已经收下了,要我还了手机号码,不再联系。

  妈的,有点舍不得啊。

  今晚去哪里睡王达不在。

  唉,真他娘的麻烦,不管他,我出来时候揣了那张二十万的李洋洋爸爸给的支票,等会儿我先去银行看看能不能提钱。

  不过银行这个点下班了,支票好像不能在自动取款机换钱吧

  过了一段颠簸的路,我看向指导员,好不迷人啊。

  她知道我看着,轻轻笑了一下,说:“你住哪里。”

  “朋友那里。”

  “朋友不住亲戚家吗”

  “我没有亲戚在这里。”

  “喔,想办外宿手续,只是不想在监狱里面住宿对吧。”她问。

  我傻笑说:“呵呵,指导员您喜欢住在里面吗”

  “习惯就好,你们这些小年轻啊,很多都吃不得苦,这些年来来去去的小姑娘太多了。像李洋洋那一批,来了二十三个,走了十五个。”

  我心想,靠,还不是你们在监狱里面专门干一些让人呆不下去的事,就算再压抑,很多人还是受得了,让你们这么一逼,不走的留下的要么是为钱,要么是有把柄在你手里,反正都是她们的人。

  就连我,好像都在一步一步的踏进这个陷阱里。

  我也附和着说:“是啊,我们的确是受不了什么苦啊。不像指导员,那么辛苦都能呆了那么久,还把监区管的那么好。”

  “最近嘴很甜啊。”她问。

  “这都是指导员教育的结果。”我说。

  “哟哟哟,不错嘛。你要在哪里下车”

  “随便吧,指导员你方便让我靠近市心哪里下我就在哪里下,好坐公交车就行。”

  “看来你朋友住的还是市心啊,离监狱挺远。”

  “是啊,要不我去住你家算了”我开玩笑着说。

  “就怕你不敢去啊。”她也开玩笑。

  “我有什么不敢的。”

  “好啊,那走啊”她踩着油门。

  “走啊。”我本是开玩笑,看她是不是敢真的带我去她家。

  她好像还真的敢,难道说,她家里真没男人没其他人

  开着开着,到了一个十字路口红灯停下来,她说:“哎呦,今天不行,今天我表妹来。”

  “就说你不敢啊。”我说。

  “不方便今天,改天你来做客。”

  “怕什么,就说我是你在监狱认的干弟弟,我出来办事没地方睡,客宿一夜。”反正我没地方睡,去就去住宿一夜。

  她想了一下,说:“你可别乱说话。”

  “放心了指导员。哦,放心了康姐。”

  越看她越是迷人,没想到不穿制服的她,还有这么一番滋味。

  看来,我想去她家借宿不单单是因为没地方去,而是我想那个她。

  想到这个我吓了一跳,娘的在监狱里,都是她想办法找我引诱折腾我,而她只是换了一套衣裳,我就跟公狗一样的缠上去了

  人靠衣裳马靠鞍,三分天生七分打扮,此话果然不假。

  到了康雪家楼下,我去楼下便利店买了一些水果之类的,她把车停好后,看见我手上拿着几大袋水果和吃的,说:“不用那么客气,家里没其他人。”

  “是吗只有你和你表妹吗”我说。

  “表妹也只是偶尔来,周末的时候。”

  “哦,那也是要买点东西的,一点意思,不成敬意,还望康姐笑纳,我今晚就打扰了。”我跟着她走上去。

  到了她家,我看着她家,面积估计和贺兰婷住的那里一样大,装修虽然没贺兰婷那里那么精致豪华,但那么大的房子在这个地段,加上装修家具,一定花了不少钱。

  我左右望,墙壁上家具上没有任何关于她的婚纱照之类的,没有其他男人的照片之类的,也没有男人用的东西,就是拖鞋,也没有男用的拖鞋。

  她岁数不小,莫不是还是个老光棍难怪那么啊。

  可是她这个年纪,没结婚,这很是奇怪啊。

  我到处看着,走到一间房间前,她拦住了我:“这是我的房间,你不能进去。”

  “哦哦,不好意思指导员,你家很漂亮,我不自觉的就这样看着看着走了过来,呵呵。”我走向阳台。

  我没进她房间呢,她干嘛那么紧张哦,莫不是里面有什么东西见不得人,也可能是太乱,东西乱丢,不好意思让我进去吧。

  从阳台往外面看风景,这个城市很漂亮,今天的天气虽然不好,而且挺冷,有点零星小雨,但看着这华灯初上,远远的大楼闪烁着漂亮的七彩的光芒,心里挺舒服。

  “小张,过来帮我做饭可以吧”她问我。

  “哦哦,指导员你去看电视吧,我会做饭做菜的,我做给你吃。”我急忙回去屋里。

  “我做吧,你帮忙打下手,表妹快回来了。”

  “好的。”

  她从冰箱拿出西红柿青菜,鱼类,肉类,我拿来洗,切。

  洗好切完后,康雪让我出去看电视,我看也没有什么能帮上忙的,就出了外面客厅开电视机。

  听着厨房传出炒菜和抽油烟机锅碗瓢盆的沙沙声,我想到了家里每到傍晚妈妈做菜的声音,这才是回家的感觉吧。

  电视机是大屏的那种电视机,我怎么找都找不到开关,然后就转到电视机后面找,实在找不到,就趴在地上,撅着屁股找。

  尼玛的这玩意怎么开啊。

  “表姐,电视机坏了吗”身后传来一个清脆好听的女孩子的声音。

  “没有。你来了啊”康雪的声音。

  “那怎么有个修电视机的在这里”

  我修电视机的

  我蹲起来回头过来,一双超长的笔直的漂亮腿,大冷天还穿着丝袜,短裙,然后雪白色的羽绒服,长发漂亮惹人的小妞。

  我靠这是康雪表妹

  表妹咋那么漂亮啊

  “他不是修电视机的,是我在监狱的同事。”康雪端着一盘西红柿鸡蛋汤出来了。

  我对表妹礼貌的笑笑:“您好,我是康姐的同事,康姐认的干弟弟,我叫张帆。”

  “哦,我叫夏拉。”

  “夏拉还有叫这名的啊。哪个夏,哪个拉”

  “夏天的夏,拉,拉面的拉。”

  拉稀的拉,我自己想我自己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她不满的问。

  “没有没有。”

  “肯定有是不是觉得我名字很难听”她逼问。

  “没有了,就是觉得,那个拉,想到了拉东西的拉,觉得有意思。”

  “有意思你个头。”她进了厨房帮忙去了。

  说是帮忙,也没啥帮的,就是端菜什么的。

  我看着这身高级的西装,妈的这还是当时徐男谢丹阳为了让我收拾帅气点去岳父岳母家买的。怎么成了修电视机的

  康雪的表妹,竟然那么漂亮,两条腿那么长,想不到啊。

  夏拉端着一盘炒肉上来,看着我还蹲坐在地板,就问:“你在干嘛啊”

  我问她:“你能不能帮我开一下电视机。”

  她拿着沙发上遥控器按了一下,电视机屏幕影像就出来了。

  “白痴。”她说。

  “啊什么”

  “我说你真是个白痴。”她说。

  “哦。”

  她继续去帮忙,我拿着遥控器乱按。

  夏拉来时也是买了一些水果,还提着一个行李箱和一大袋衣服。

  “好了,可以吃饭了。”康雪进来。

  没想到这个在监狱里很厉害的女人,还做得一手好饭菜。

  三个人坐下后,我关了电视机。

  “康姐,没想到你还有这么一手。”我夸道。

  “家常菜,很容易做,不用客气。”

  “表姐,我没听说过你有这么个干弟弟呀”夏拉吃着饭问。

  “刚来没多久,表现挺好的,前途无量。”康雪说。

  “这土豹子还前途无量呀”夏拉看着我说。

  康雪道:“不许无礼”

  然后回头跟我说:“小张,我这表妹从小被爸妈溺惯了,不要放在心上。”

  我呵呵笑了一下,说:“没关系。”

  然后我问夏拉:“请问夏表妹,我怎么成了土豹子。”

  “你这穿得就很土豹子啊。”她夹着一块排骨塞进嘴里说。

  我看着自己:“土吗不土啊,那些电视上,那些什么有钱的管理公司的精英都那样穿呀。”

  “你知道张节吗就是跟那个谢那在一起的,你穿西装就差不多那样,土死了。”她一边说一边扑哧的笑了。

  “夏拉不许再说了”康雪又说她。

  “呵呵,没关系,这样啊。我还以为挺帅的。”我也搞不懂我怎么就土了。

  康雪对我说:“小张你别理我这个表妹,她在那个什么兼职了一段时间的模特,遇到人就说人家穿的土。”

  “噢是模特啊,厉害厉害。”我说,“为什么是兼职的”

  “因为我还在读书。”她说。

  “那你很有本事啊,读书还能自己赚钱,一定赚很多钱吧”我说。

  “关你什么事呀。”她说。

  对我很有意见啊这小妞,我也没得罪她什么吧。

  行了,那我就不讲话了。

  不一会儿吃完后,康雪收拾,我说我来,她说不能让我来因为我是客人,我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夏拉说:“吃完饭了你怎么还不走啊”

  “你这是在赶我走吗”

  “是呀,要不然你还要在这里睡觉吗”她瞥着我。

  “是啊,我今晚是在这里睡啊。”

  “啊我表姐怎么这样啊,带了你这个傻男人回家来让男人回来睡。”她嘟囔说。

  然后她去找康雪理论去,她很不待见我。

  “土豹子你睡客厅,我不要和表姐睡”她出来说。

  “哦。”

  “客房只有一个,你想睡客房吗”她坐下沙发上,问我说。

  “无所谓,我有个地方睡就行了,我是借宿的。希望不要打扰你。”

  “打扰你已经很打扰了不如我给你钱,你自己开房去吧,我表姐要我和她睡,你要睡了客房的床,我还要洗被子被套”

  想来,是她经常来她表姐这里睡觉,而且,她把客房当成她房间,不让我进去睡。

  她还真从钱包里拿出一百块钱给我,我愣着看她,她以为我嫌少,又拿出来一百:“两百块,门口那家九连锁,一百五就够了。”

  我还是没接。

  “土豹子,你不会连押金的钱都没有吧。”她又拿出来一百。

  刚好在厨房收拾得康雪看到了,出来问:“夏拉你干嘛”

  “表姐我不要和你睡我不要他睡房间,我还要洗被子洗枕头洗被套”夏拉对康雪说。

  我急忙说:“康姐,那我出去外面睡也行。”

  “夏拉不要闹。”康雪说。

  我又说:“要不我睡沙发也行,没事的。”

  “好,你睡沙发,就这么定了”夏拉用钱指着我,然后把钱塞回钱包里。

  “小张,你不要跟她一般见识。”康雪回去厨房。

  “表姐我还是不是你表妹啦”

  妈的这小妞,无礼得很,漂亮是漂亮,就是没礼貌,但话说回来,我也不是她什么人,她没必要对我有礼貌。

  “你是上的模特啊腿那么长,是腿模吗”我问她。

  “你怎么知道”她问。

  “真是腿模啊。”

  “我不告诉你。”她削一个苹果。

  “我有一个关于模特的笑话,你要不要听听,很有意思。”

  “不听,不,想,听。”她一字一字说。

  “哦,那真是可惜啊,我这个笑话,我这辈子就指望它活着了。”

  “你以为你是赵本删啊。”

  “真的,不听真可惜,算了。”

  “那说来听听”她好奇了。

  “不说了,累。”

  “说嘛”

  人真是犯贱啊。

  “好了,不管好不好笑,你可不许骂我啊。”

  “不好笑我为什么要骂你呀”

  “不骂是吧”

  “不,好,你说。”她很好奇的洗耳恭听。

  我清清嗓子,说了一个黄段子。

  她听完后,吃了两口苹果,然后扔了,说:“粗俗”

  “你刚才怎么保证的你说不骂我的”我问她。

  康雪洗好了碗筷,回到客厅,她对康雪说:“表姐,这个土豹子讲很粗俗的下流笑话”

  “那你不要听就好了。”

  “表姐你向着外人”手机请访问::feisuz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