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3分彩走势图

| 快捷翻页 ← → 键
极速3分彩走势图 > 历史军事 > 女子监狱风云 > 第105章
  第105章

  “你要什么回报回去给你一包烟可以吧你能不能说话的时候不要带我名字。 ”她说。

  “首先,我很喜欢这个名字,朱丽花,很有前途的名字。diao爆了。其次,我不需要一包烟,我有的是烟,你亲我一下,我就帮你,不然,我为什么要帮你”我很认真的说。

  她看着我,盯了我一会儿,确定我不是和她开玩笑,她说:“你怎么不去死”

  “不亲就不亲,我为什么要去死”我说。

  她看我不服软,只好说:“唉哟你就帮帮忙嘛。”

  我看着她,笑了:“嘿嘿,朱丽花,我说了帮你可以,不过要亲我一下。”

  “你先帮我再说可以吗”她好像貌似妥协。

  我心想,我等下帮了她,如果她赖账,老子就偷亲,我让你耍赖,晾她也不敢对我怎么着,谁他妈让她自己说先帮了再说。

  打定主意,我站起来去拿钥匙:“走。”

  跟着美女朱丽花往里面巡视。

  女犯们基本都去劳动了,有的因为生病或者其他原因在监室里躺着或者两个的聊天,看到我过来,她们也只是看看然后该干嘛干嘛:毕竟她们已经习惯了。

  朱丽花一边踱步往前走,一边问:“怎么这个时候你们监区的人都不在的”

  我说:“我不是人吗。”

  可我又想,是啊,虽然分派去监管劳动的同事很多,可留在办公室还有一些的,怎么这个时候都不见了。

  朱丽花咳了一下说:“你们监区的犯人挺好管理的。”

  朱丽花在没话找话,我看了看她,自恋的想着,她该不是对我有意思吧。

  我说:“那是因为你们的功劳。”

  她不说话了,走着走着,她突然问:“我听说你今天在办公楼那边吵架了呀”

  怎么每个人都问我这个。

  我问她:“朱丽花,怎么这个连你都知道”

  “监狱里除了女犯人,就是管教和领导们,女犯人有事很正常,同事们要是吵架,就很新鲜了,你还是和副监狱长吵的。”

  对,而且我的身份只是个小管教,居然敢和副监狱长摔门吵架,这世界上传得最快的两样媒介,一个是新闻媒体,一个就是女人的嘴,她们已经都传开了。

  “你和副监狱长吵什么啊”朱丽花问。

  女人真是八卦啊,

  “没什么,就是一些小事。”我不想提了,偏偏今天已经第三个问我这个了。

  “她们说,你和副监狱长是亲戚”

  我不说话。

  “是朋友”她又问。

  靠,怎么都那么好奇我和副监狱长的关系,真八卦啊。

  突然,我想到,为什么每个人都要问我和副监狱长什么关系她们,难道是一起的

  我侧眼看着朱丽花问:“你为什么那么好奇我和副监狱长什么关系”

  朱丽花摇摇头笑了一下说:“没有啊,就是随便问问。”

  顿了一下她又说:“监狱里没什么事做,又都是女孩子的多,女孩子嘛,都很好奇谁跟谁有什么的。你又是这里唯一一个男的。”

  我说:“是吧,你已经是第n个问我和副监狱长什么关系的了。哈哈怎么感觉你们组团来问我一样,是不是谁叫你来问我的。”

  “没有没有,谁会叫我来问你,我自己好奇。”朱丽花忙说道。

  我看着她有点急忙矢口否认慌张样子,心里打起了鼓,我就随便说说是谁叫她来问我的,她至于那么慌张吗。

  难道,真的有人叫她来探我口风问我跟贺兰婷到底什么关系的了

  可是她们到底为什么那么好奇我和贺兰婷什么关系呢

  我有点烦,有点不高兴说:“我和她没什么关系,不要再问这个了可以吧”

  她有些不好意思:“对不起。”

  看到她道歉,我也觉得自己对她发火不该,说:“没那么严重,话说回来,你是不是当过兵啊”

  “我也不告诉你。”她恢复常态,昂首挺胸朝前走。

  我跟着她屁股后面,正步,挺腰,身板挺直,走路如风,我说:“你一定当过兵,是不是什么军之花”

  她回头看看我,不承认也不否认,只说:“是吗”

  “和你这种人聊天真没有意思。不聊了。”我无趣的转身出来。

  “走了”她问。

  “不走能干嘛,对了前面有一个没有摄像头的角落,如果想和我野战,你哄哄我讨好我我可以考虑考虑。嘻嘻。”我开她玩笑。

  “混蛋”她怒道。

  我听到她小跑上来的脚步声,赶紧撒开腿就跑。

  “站住”听来是真的有些气了。

  我一边跑一边喊:“我不就是开个玩笑,你至于吧。”

  跑着跑着,我突然想戏耍她,一个直直的急刹车站住,她的度很快,紧贴我身后,来不及反应就碰的撞在我身上,原本我只是想要让她的胸口撞上我后背让我感受一下的,谁知道太大的惯性撞上来后两人摔了老远。

  她抱着我,两人趴在了地上。

  然后成了她骑在了她身上,我趴在地上,她抱着我的腰,急忙坐了起来,坐在我的屁股上。狠狠地在我腰部捏了一把,我大叫一声:“疼死了你给我起来”

  “我要你开那么过分的玩笑”她左手又要捏我腰部另一边的肉。

  我的双手在身后乱抓:“不要好疼”

  她的手捏到了我的肉,与此同时,我侧一点身子过来抓住了她的胸部,是的,没错,抓住了,她愣愣的看着我,我也愣了一下,说:“挺大。”

  她一把打开我的手:“死流氓”

  站起来后举脚对我的屁股狠狠踢了两脚,我急忙的爬起来:“你骂我流氓还敢打我”

  我抓住她的手,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谁知道,她比贺兰婷还专业,一个转手挣脱我的手然后就把我反身,她的手臂紧紧卡住了我的喉咙。

  我根本呼吸不上来。

  妈的,太狠了。

  “服不服”她像个男的一样,威胁着我问。

  我连话都说不出来,没办法了,我的右手往后下面她的裆部一抓。

  “啊呀”她大叫一声松开了手。

  我急忙逃窜:“啊呀,你今天来姨妈啊”

  “死流氓我打死你”她又羞又恼追了上来。

  我赶紧的跑出去出口,然后把她反锁在了里面。

  然后气喘吁吁的看着她,她脸色红润有点害羞的,在隔离栏杆那边看着我:“我警告你,赶紧让我出去。”

  我靠,果然是练过,我都气喘吁吁了她一点事没有,如果不是我暗使阴招,八成打不过她了,我说:“你人是挺漂亮,胸大身材好屁股翘,就是凶了点,就算有男人追,估计也没男人敢娶。”

  “闭嘴要你管”她气道。

  我继续玩着:“哈哈,不如我委屈一下,你做我小三算了。但是不能问我要钱。”

  “闭嘴让我出去”她打断我的话。

  “真野蛮啊,话说,刚才我见你坐在我身上,你的腿可以那么开,你能那个一字腿不就这样。”我边说边示范动作,“这样这样,劈叉的一字马。你知道的,嘻嘻,我们男人很喜欢的。”

  她的脸红到了脖子根:“死流氓,给我出去我不打死你”

  “哟哟哟,脸红了呀,哈哈,你真的会一字马啊好淫荡。”我越觉得好玩。

  突然听到外面有脚步声和说话声传来,有人进来了,我急忙给她开了锁,与此同时,门外的几个同事刚好进来看到了我们两:“张帆,你们在干嘛”

  “巡视带着一字马巡视”我说。

  “什么一字马”她们三个进来。

  “哦,没什么。”

  朱丽花出来了,愤愤的看着我,但是在同事面前又不能拿我怎么样,她恨恨的低声说:“走着瞧”

  然后离开。

  我看着她的背影,走着瞧就走着瞧。

  她出去了。

  “这个胸牌,是刚才她们队那个女的掉的吧”有个女同事捡起地上一个号码牌。

  这个是扣在衣服上的,我拿来看看,是她。可能是刚才和她扭打扯开,她走出来了掉在了办公室。

  刚才这么对她,自己也是挺过分的,算了,把这个胸牌送去给她和她道歉一声好了,我拿着朱丽花的胸牌,走了出去。

  看着b监区通向监狱广场外的大道,却不见朱丽花的身影。

  每个监区在监狱里都是被铁丝隔开的,有一条大道,通向监狱的大广场,只有一条大道,大道很长很直很宽的一段路,从监区办公室到监狱大操场,起码走五分钟,她不可能走那么快啊,她才出来不到三十秒。

  我左看右望,见监区的办公室楼边和一栋建筑物夹着的角落有几个穿着制服的身影,她不会在那吧。

  我走了过去。

  到了建筑物的突角,我偷偷看过去,我们的队长马玲,马爽,竟然还有康指导员,而且还有我们监区的副监区长,还有之前问我我和副监狱长什么关系的女同事,她们围着的半圆间,就是朱丽花。

  她们在干什么难道她们真是要组团来问我和贺兰婷的关系吗。手机请访问::feisuz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