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3分彩走势图

| 快捷翻页 ← → 键
极速3分彩走势图 > 玄幻奇幻 > 木槿凤槿思 > 第三十九章 登徒浪子
  帝颜与凤槿正在执棋,沉浸其中,相互厮杀,难分伯仲。

  骤然间听得行事匆忙的步伐声,由远而近。

  凤槿侧眼瞧去,只见那女子满脸喜悦,行色匆匆,是照顾小乖的婢女。

  婢女直接跪地“君主,木姑娘醒了。”

  听到话后的凤槿立即放下黑色棋子,步履匆匆,只留下一道红色伟岸的背影。

  帝颜瞧着他的反应,笑着摇了摇头,如此这般,真像坠入爱河的毛头小子,真像当初的他。

  只是任谁都会发现,他眼中含着凄凉与无奈,他的朱雀,什么时候能醒来?

  神情落寞,缓缓放下棋子,又朝洞穴而去。

  木槿早已睁开眼眸,坐起身来,一股难闻的药味充斥着她的周身,皱了皱眉,捏了捏酸痛肿胀的身体。

  心中疑惑,这是哪儿?怎么就见到一位陌生女子?

  “小乖。”

  熟悉的声音从门口传来,抬眼望去,那人就站在那里,脸庞艳丽俊美,深邃的眼眸中带着热切与不敢相信,今日的他红衣轻盈飘逸,没有束发,不带任何修饰,自然垂于肩下,就那么站在那里,愣愣的看着她。

  “凤槿。”木槿一时也竟愣在那里,脱口而出叫了他的名字。

  她从未这么叫过他。

  被叫的凤槿反应过来,快步走近,大手一揽,将她抱住。

  这种失而复得的情绪使他无法冷静,将人越抱越紧。

  木槿此时还在呆愣的状态,睁着双眼,旋即微弱一笑,真是温暖呢。

  不知过了多久,她挣开怀抱,仔细的打量着眼前的人“几日不见,怎得瘦了?”

  “许是事务太过繁忙。”他脸上终于扬起笑意。

  “是吗?”她垂下眼,表情逐渐黯淡。

  “呵呵。”凤槿宠溺低低笑着,大手捏了捏她娇软的脸蛋。

  “你笑什么?”

  “小笨蛋,终于醒了。”

  “你才笨蛋!”这厮会不会哄女孩子!可是她为什么要生气,亏她这几天一直在担心他。

  凤槿看着表情灵动的女子,心中一颗大石终是降落,便道“饿不饿?”

  “当然饿了!”谁睡这么多天不饿?

  “走,带你去吃好吃的。”

  “噢。”呵,想拿吃的贿赂她,没门儿。

  “我帮你穿衣服?”凤槿嘴角勾起,眼里含着坏笑。

  “不用了”木槿灿笑道,摆了摆手,往床内缩了缩。

  她快速的在某人饶有兴趣的盯视之下穿上了衣服鞋子。

  “快走。”真是臊得慌。

  两人穿梭于山间小道,周围凉亭众多,都是人界古朴装饰。

  奇怪,这地方怎么如此熟悉?

  “这是哪里?”木槿开口问着身旁身形高大的男人。

  “蛇界。”

  简短的两字让木槿心中乐开了花,没想到果真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她现在不光有了仙术能应用灵珠,还到了蛇界,帮朱雀的事岂不是近在咫尺!

  “那你知道若颜洞在哪里吗?”

  “怎得这么好奇那处洞穴?”

  “就是想见见朱雀。”

  “此乃蛇界禁地,除了帝颜,任何人都不能进去。”

  “好吧。”木槿垂着头,心中想着,总该有办法的嘛。

  凤槿看不到她是何神情,觉得小乖定是又不开心了,摸了摸她的头道“有机会带你去看看。”

  “好。”木槿心里一暖,低着头,略有羞涩的笑着。

  穿过几个弯道,到了一片殿宇,和梦境中的一样,气势恢宏,但透着沉重与忧郁。

  进了宫殿,被凤槿直接带到了东厨。

  “哇!”木槿双眼顿时放光。这一屋子好看又精致的糕点,色香俱全的菜肴,让她口水直流。

  直接跑过去,抓起几颗红豆糕,就往嘴里送。

  完全没有注意屋内众多眼神差异的厨子,这不是沐歌小姐吗?传言不是已经死了吗?

  凤槿半靠着门,看着狼吞虎咽的木槿,眼里带着宠溺,真是怎么也瞧不够。

  吃饱喝足的某女斜眼看了看一直盯着她看的凤槿,这灼热的目光着实无法忽视。

  她有些不自在的拿起一粒绿豆糕,朝他送了过去。

  “呐。”

  凤槿眼里含着笑,并没有动手拿过的。

  “你要不要?”木槿心里有些不爽,她好心拿过来的吃的,他竟不为所动。

  “喂我。”

  瞬间,木槿的双颊爆红,这人怎得如此不要脸皮。

  “不吃算了。”木槿转身。

  然而事与愿违,在她转身的瞬间,一个天旋地转,她就被抱入宽大的怀中。

  吓得她手中的绿豆糕差点抖落。

  她撑着他的胸膛,将间距打开,刚好对着一脸笑意的凤槿。

  顿时腰上的手一紧,凤槿道“喂不喂?”

  他又来这招!上次扭屁股事件就是这么威逼利诱。

  厨子们顿时都停下双手,双眼好奇的望向这边,这男子又是谁?怎得开始轻薄起我们沐歌小姐!

  不过,这男子长相着实妖异俊美,定是身份不凡。

  “你快放开我,这么多人看着。”木槿有些害羞,着急的说道,声音自带娇软。

  “那喂不喂?”

  “喂”

  “喂了就放。”

  木槿心里一万头马奔过,这种情况,臊的她透不过气来。

  她胡乱将糕点往他嘴里一塞,奋力挣开便跑了出去。

  “登徒子!”木槿愤愤的骂着,她这辈子没见过这般没脸没皮的人,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吗?

  他定是对别的女人也是这般操行!哼!

  等她烧了朱雀尸身,定得想办法离开这,跟洪水猛兽般轻浮,真是令人恐惧。

  此时的凤槿完全没想到她会如此凶悍的喂他,更没想到自己的唐突已然引起心爱之人的不满。

  全程自信满满,笑意岑岑,寻了上去。

  留下一屋发愣的厨子,他们什么时候才能找到恋爱的感觉?唉,还不是因为长得丑。

  木槿喘着气,心里有些不忿,他调戏她就算了,这身体又是怎么回事?走两步就喘?

  都怪慕言!中毒之仇,来日必报!

  径直躺下,拿出乾坤袋,准备唤出小狞,突然想起,小狞在秘境之林!

  又突的挺身,往门口走去。

  “怎么了?”

  刚到门口就碰上了登徒子,看她神情紧急,他担忧的问到。

  “小狞不知去了何处!”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