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3分彩走势图

| 快捷翻页 ← → 键
极速3分彩走势图 > 玄幻奇幻 > 木槿凤槿思 > 第三十八章 非黑即白?
  “为何要杀她?”凤槿听后,有些恼怒。

  “她本是人类,想要修仙,自然要保持一颗至善至尚之心,但她却扰得妖界不宁,连我的修为都想吸噬,最后见到她时,神情如魔,堕落至此,可还能留?”朱雀的心愿是想她修得上神,既不能实现,又祸害妖界,实在是留不得。

  “颜兄如此说凤弟不能苟同,在这妖界,谁又能孑然一身,刚正不阿?她只是沦为和我们一样的妖物而已。”凤槿眼波流转,含着深沉的怒意,任谁都无法分辨。

  “她一人类修成魔,又使我置于何地?”帝颜眼里含着明显的怒意,语气微重。

  “好了好了,我们该讨论的是她为何会起死回生,忘却记忆,跑偏了,跑偏了。”悠献没眼看即将争执的两人,只好做了和事佬。

  凤槿本想继续,但他发现门外闪着阵阵妖气,眼神尖锐,朝门边看过去。

  “谁?”

  “是我。”熟悉的声音传来。

  “何事?”帝颜有些不悦,主仆两人真是不省心。

  “木姑娘情况转急,还望悠神医速去医治。”

  凤槿听后顿时眉头紧蹙,眼中盛满担忧,径直向药屋寻去。

  悠献也很是惊异,按说泡完药浴,会缓很多,这是为何?

  几人又到了木槿床边。

  “怎么回事?”凤槿不禁问道。

  悠献把完脉,心中更是大惊!有些为难的摇了摇头,摸了摸胡须,思索了片刻,道“如此只能看天命了。”

  凤槿听后整个身体一震,眼角好似一阵冷风吹过,眼眶变得微红,心中掠过洪水猛兽,阵阵的刺痛,他不敢去碰触那双小手,害怕无一丝热气,他定定的望着她的小脸,期待着她纯净的双眸能睁开,像从前那样看着他。

  千百年来,他沉迷于权势,心若磐石,心狠手辣,用尽了心思与谋略终是夺得羽族君主之位,然而当身处高位之时,却是无边孤寂的到来,于是为了修为他又无恶不作,吸噬诛杀,直到她的到来。

  看惯了这妖界的尔虞我诈,残忍欺骗,从未见过拥有那样一双透亮干净的眼眸,他承认,他当时心确实动了。

  如今,他好不容易发起攻势,便能与她一起云游天下之时,却告诉他,她也许再也醒不过来了。

  怎么可以?他还没有亲口告诉她,他心悦于她,怎么可以?

  “主上,木姑娘有灵珠护体,定不会就这么走了的。”叶漾看着本是骄傲的人,如今魂不守舍的样子,不禁安慰到。

  “是啊,叶护法说的对,说不定又会起死回生。”悠献顿觉不对,赶紧捂住了自己的臭嘴。

  凤槿斜眼看了看他,不言一语。

  叶漾向悠献两人眼神示意,三人便走出药屋,留下两人独处。

  “身处地狱,无边黑暗,是黑是白,全凭选择。”

  在梦中沉睡的木槿脑中一直重复着这句话,她额角一直冒着细汗,头脑发热。

  选黑还是白?

  黑是什么?白又是什么?这又怎么能界定清楚呢?

  世间万物,谁又能说得清?

  女鬼看着如此辛苦的她,心中不禁担忧,眼前的人已然陷入矛盾之中,该怎么办?

  “你作何选择?”脑中话语步步紧逼。

  “你想要的是什么答案?”

  “你作何选择?”它一直重复着。

  “如果真的要这么极端,我宁愿不做选择,这世界并不是非黑即白,它拥有许多不同色彩,为何只能选择一种白?”

  “看来你还没能明白。”

  “是你不明白,是这个世界没有明白!”

  脑中的话一时停滞,木槿担心它离开。

  “不如我们打赌,待我醒后,看谁是对是错。”

  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但木槿却松了一口气,起码她的头不再痛了。

  少顷,

  她睁开眼,便看到眼前为她擦汗的朱雀,感激的笑了笑道“谢谢你。”

  女鬼摇了摇头,示意不用谢,她在地上写到“快看看体内有何变化。”

  “好”她坐起身来,这次她直接寻着脑海中那片光亮,提神静气,不到几秒,她竟能将灵珠内修为席卷全身!

  她直接对着牢门就是一掌,那铁门瞬间断裂,惊的木槿睁大了双眼。

  她成功了!她可以运用灵珠了!

  “太好了。”木槿笑的很是开心,直接站起身来,跑到铁门旁,仔细研磨。

  女鬼心里也随之喜悦。

  “朱雀,你看,我成功了!”木槿又重复到。

  女鬼心中顿时悲凉万分,朱雀?这个名字她不知多久都未曾有人叫过了,上次叫还是刚入冥界,他找来之时。

  “你怎么了?”木槿见朱雀没有反应,便开口问道。

  朱雀在地上写着“无事,如此看来,你已经拥有仙力了。”

  “仙力?”木槿有些懵,很显然没有听到沉睡之前灵珠所说的话。

  “你试试凭空变出一些东西出来。”

  “这怎么变?”

  “心中所想,就可变出。”

  “仙术如此厉害的吗?”说着便迫不及待的想试试。

  瞬间,一只蝴蝶在她指尖出现,它张开翅膀,顿时露出五彩缤纷的图案,扑腾着双翅,便翩翩飞起。

  色彩鲜艳的蝶在这黑暗地狱之中飞舞,增添了奇异的生机感。

  “我明明想了很多蝴蝶啊?怎么就只出现一只?”

  “要勤加多练。”

  “嗯嗯。”木槿乖巧的点头,又问道“我什么时候才能从梦中醒来?”

  “现实之中你中了毒,需要长时间的解毒方可能醒,如若不嫌弃,可以在此修炼。”

  “怎么会嫌弃,在这里你可以教我很多东西的,我就怕你又与谁交易了什么,伤害自己的灵魂。”

  “这次不会,经过你的善事,他们现今欺负不了我了。”

  “真的?”木槿扬起笑脸,开心道。

  但内心却黯然神伤,她醒过来的日子还是未知,凤槿妖孽会不会担心她?会不会为她医治?他打的过慕言吗?

  一晃十日而过。

  木槿在朱雀的教导之下,运用灵珠的能力和仙术熟练度大增。

  凤槿则是经常去药屋发呆,偶尔与帝颜下下棋,叶漾则受命回了羽族,悠献派了名可以信任的婢女专门伺候木槿泡药浴。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