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3分彩走势图

| 快捷翻页 ← → 键
极速3分彩走势图 > 玄幻奇幻 > 木槿凤槿思 > 第三十七章 因祸得福
  白纱账内,阳光透过窗户倾泻而上,照亮稍暗的药屋。

  屋内隔着很大一盆浴桶,其中泡入许多珍贵药材,药的苦香之气浓烈,散步鱼整个房间。

  木槿被施了针之后黑紫色皮肤变淡,但依旧昏迷不醒。

  “男女授受不亲,叶护法,现今只能让你辛苦一些了。”悠献恭谨道。

  “只要能救木姑娘,自是应该。”叶漾握拳同是恭敬道。

  凤槿瞧着床上的人,眼波缭绕,含着不舍,但碍于名节,终是随着众人走了出去。

  叶漾看着床上虚弱的女子,心中亦有些心疼,她一生活的恣意妄为,从小天赋异禀,妖术比身边护法都要强,但也大小伤痕累累,而木姑娘,她秀雅绝俗,柔弱不胜春,如此羸弱的女子,如今更是性命堪忧。

  如若不是心存一丝顽强,早就奔赴黄泉了吧。

  收起玉扇,一生粗鲁行事的她竟变得轻轻柔柔,脱下她一身淡绿色衣物,留下肚兜和亵裤,扶起身子靠于床沿,为她挽起墨色秀发,变出一只白玉桃花簪,妆戴整齐。

  她毫不使力就将木槿抱起,缓慢放入药汤之中。

  拿着锦帕沾了药,轻轻为其擦拭。

  “你快些好起来吧,看主上样子,怕是会自责许久。”主上也是,分明杀那狐王狼王易如反掌,非要贪玩,看把姑娘作的。

  此时的木槿脑中一片空白,灵珠差点出鞘对她的身体来说无疑是巨大的伤害,但这并不能阻挡女鬼入梦。

  又到了十八层地狱,不知这次是梦还是真实的,木槿有些气馁的想。

  女鬼一只眼看着她,虽看不清她此时的表情,但从动作能看出来她的担忧。

  她抬了抬手,想触碰木槿的身体,终是没有勇气,放了下来。

  在地上写到“你还好吗?”好像早就知晓她身中剧毒之事。

  “还好。”木槿垂着头,语气带着沮丧,心里有些难受,她好不容易能提升点内力,却因中毒付之东流,她很想醒过来,可是毫无气力。

  “振作点,你体内可有灵珠坐镇。”

  “我也知晓,可是如今连仙力都没有,更别说运用灵珠了。”

  “是谁说非要仙术才可运用灵珠?”

  木槿看到地上的字不禁愕然,“你是说内力也可?”

  “不试试怎能知晓。”

  “你能不能教我?”木槿大喜,她激动的抓住女鬼胳膊。

  刚没仔细瞧,如今对着朱雀,她发现她的气色好了很多,好似行动也方便了不少,难道是她这几天做好事的结果?

  女鬼在木槿触碰道她胳膊之时,身体稍僵,她一介打入地狱的女鬼,身体残缺不全,甚是可以用恐怖来形容,而沐歌,她真的与初见之时一样善良,如此下去,定能封神,那她呢?

  心里嘲讽,她如今只能奢求沐歌能帮助她,助她投胎,至于当神,如若没有七情六欲,又有何用?

  女鬼想着又开始写到“实则很简单,静心打坐,用心感知灵珠的存在,将内力集于灵珠之上,之后的事,自然揭晓。”

  “就这么简单?”

  女鬼点头,又写到“你在此处就可一试。”

  “梦中也可以?”木槿心中顿时欢呼,露出洁白如贝壳般的牙齿,由衷的笑着。

  点头。

  得到点头的木槿,着急的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毫不在意地上浓厚的灰尘。

  女鬼心中腹诽,怎得和枫叶林中所见之人性格有些不同,现在的她更加活泼,越发的讨人喜欢。

  木槿静坐了许久,都没有感知到灵珠的存在,她知道灵珠在她脑处藏着,可是具体位置却感觉不到。

  皱了皱眉。

  女鬼看到她紧皱的眉头,知道她定是遇到什么难题,便抬起手,轻轻抚了抚她的肩头。

  得到安慰的木槿,知道她要表达何意,一瞬间脑间放空,别无它想。

  片刻过后,她好似在脑中看到一团幽幽白光,那白光在四处游荡,速度飞快。

  她盯着白光,怕放过一丝一缕。

  在脑中呼喊道“停下来,快停下来。”

  那光好像听到了一般,短暂的踌躇,又便四处游荡起来。

  “求你停下来!”她又喊到,带着慌张与渴求,没错,是渴求。

  光终于停在了一处,一动不动,定眼一瞧,那就是所谓的灵珠,它源源不断的发着光亮,神采奕奕。

  “你是在唤我?”那灵珠竟开了口,与朱雀的声音别无二致。

  “是。”

  “唤我作何?”

  “想我们真正心有灵犀,一起成长。”

  “就你这残破的灵魂?”灵珠语气带着轻视。

  “我定不负所望。”语气透着自信与坚定不移,这让灵珠不自觉好奇的靠近。

  它发出巨光探索着这具幽魂。

  “至纯至净,是个好物。与那沐歌幽魂相比,的确干净多了。只是不知心智是否坚定。”

  “相信我,我绝不会步入沐歌同样的境地。”

  “姑且吧。”灵珠语气淡淡,暂时信了她。“趁现在就把你内力往这灌输吧,指不定运气好,还有别的好事发生。”

  木槿听后心中好笑,这灵珠拽拽的语气可是与朱雀上神完全不同呢,她的灵珠与魂魄不是同根?

  不能多想了,得尽快行动。

  她使劲全力,脉络而动,气沉丹田,内气沿脉而走,逐渐输入脑中,往那灵珠处寻去。

  此过程非常缓慢,女鬼从旁紧盯,看着她额头薄汗微积,也不敢打扰。

  灵珠逐渐吸收着木槿内力,最终随着一声喟叹结束。

  “你在此沉睡片刻,待醒来后,便有仙术了。”灵珠的语气,莫名可爱。

  “好。”木槿现在气力全无,连着魂魄都变得浅淡,终是沉睡于地面。

  女鬼擦了擦她额头的虚汗,理了理她额前的细发,耐心的等待着她醒来。

  叶漾将泡好药浴的木槿重新抱回床上,盖好被子,发现她额头竟冒出冷汗。

  把了把脉,心中大惊,气若游丝,脉象虚无!

  她顿时快步走出,寻悠献而去。

  走至殿外,便听到帝颜说了一句“沐歌确实是我亲手所杀,至于她在路途中为何突然醒来,我也无从知晓。”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