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3分彩走势图

| 快捷翻页 ← → 键
极速3分彩走势图 > 玄幻奇幻 > 木槿凤槿思 > 第三十六章 性命攸关
  好疼,这是木槿第一感观,她竟被四五只蜈蚣咬了。

  顿时头皮发麻,鸡皮疙瘩起便全身。

  就在她要疼晕过去之后一阵天旋地转落入温暖得怀抱。

  无数妖物们也随之消灭。

  她疲惫的抬眼瞧了瞧那人,慕言还是一脸笑意,神态自若道“娘子别怕。”

  气的木槿顿时清醒了,心里更是恨上此人,但是现在她连说话都显得无力,怎么办,她想骂娘!

  她现在因全身中毒,嘴唇与四肢都变得青紫,好似下一秒就要毒入五脏六腑,敛息而亡。

  慕言含着笑,飞身落于地面,他还是高估她了呢,如此之弱,怎么配拥有灵珠?

  随之将掌置于她额头,使其所有功力,想将朱雀灵珠取出。

  木槿顿时头痛欲裂,几欲昏死过去。

  体内灵珠完全不能抵抗如此高超修为,一点点的向外移动。

  慕言眼里也越来越兴奋,势在必得。

  就在快要完全取出之瞬,一道强悍的力量直接打向慕言的素手,灵珠也随之回归原位。

  “本座的女人你也敢碰?”

  木槿听着熟悉的声音,使劲全力抬眼望了过去。

  鲜艳的红衣映入眼帘,随之便见到心中所念的魅惑勾人的脸庞,心中一滞,犹如一道暖流寖入其中,鼻子一酸,泪便夺眶而出。

  “你的女人?”慕言又恢复了温润模样,“这可是我的娘子呢。”

  “呵呵,找死。”凤槿心中恼怒不堪,寻了几日,毫无踪迹的人儿,自己心心念念的女子,如今竟全身发紫被如此对待!

  如果不是那只小猫,他也许永远见不到她了。

  瞬间风起云涌,树木杂草剧烈的摇晃,凤槿快如电掣攻了过去。

  慕言淡定自若,单手从容挡住,“羽族凤主也不过如此。”

  “叶漾。”如若不是怕伤到小乖,谁胜谁负还不一定呢。

  叶漾听令直接将玉扇击向慕言,慕言不想遭遇偷袭,抱着木槿的手一松。

  就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凤槿就将木槿拥入怀中,快速闪开。

  “快为她救治。”

  “是。”叶漾抱起木槿便飞身离开。

  凤槿也不多话,愤怒的攻了上去,他的细心呵护的人儿,如今受这般苦痛,真是该死!

  顿时天崩地裂,电光火石,两人斗得不相上下。

  慕言心中微惊,不想此妖修为如此深厚,竟能与他相匹敌。

  不知斗了多久,只觉周围逐渐荒芜,破败不堪。

  如此打下去也不是办法,只会两败俱伤,慕言心中想到。

  而凤槿则心中越发的担心起木槿来,也无心再恋战。

  “今日一站,男分胜负,下次再续。”慕言捂着伤口轻喘道。

  “下次定不饶你。”凤槿眼神一凛,嘴角一勾,气势如虹。

  也忍着疼痛,向木槿方向追去。

  待他走后,慕言站直身躯,眼中含着对凤槿的讥笑,心中有所牵挂,有了软肋,便就是输了。

  看着床上已然昏迷不醒的小人儿,凤槿心里一阵心疼,都怪他,没有保护好她。

  “她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主上木姑娘中毒太深,我只是将她体内毒素暂时逼出,何时能醒来,全靠天命。”叶漾看着木槿,心中也是不忍。

  听到叶漾的话,凤槿身体一震,缓步坐至床边,眼中含着内疚与悲伤,全然没了优雅慵懒的气度。

  “小乖小乖”一声声喊着沉睡中的女子,他抬起微微颤抖的手,轻抚着她发紫的脸颊。

  “主上,兴许悠献能帮得上忙。”叶漾道。

  是啊,他怎么忘了,一时心急竟忘了此人的存在。

  “去蛇族!”凤槿快速将木槿抱起,疾步走出殿门,唤出雪鹰,便快速离去。

  叶漾也紧随其后。

  悠献乃妖族第一神医,修为深厚,但只隶属于蛇族,为帝颜所差遣。

  不过半日,凤槿三人便到了蛇族。

  高山流水,悬崖之边,一树一人一洞穴。

  微风轻送,树枝微拂,帝颜一身紫衣,骨节分明修长的手指铿锵有力的弹着一把古琴,声音浑厚,松沉而旷远,亦带着深深忧伤之感。

  但一声鹰唳划破长空。

  手随之一停,抬眼看去。

  凤槿一身红衣怀中抱着沉睡女子,表情略有急躁的飞来。

  “颜兄,有事求助。”

  帝颜还从未见过他如此恍惚神情,眼中竟带着无助,像极了当时的自己。

  但看到他怀中之人,身体顿时僵住。

  “沐歌?”

  “她中毒了,性命攸关,还请颜兄请出悠献。”他很客气,叶漾从未见过主上对谁如此尊敬,心中微讶。

  帝颜心中疑惑,他亲手杀死的人,如今竟在他怀中!

  但看到凤槿求助的眼神,他没丝毫犹豫,便唤了人去请悠献。

  他站起身,走向置于地上的木槿,探了探她的鼻息,心中大惊,怎么会!

  “她如何还活着?”

  “我也很是疑惑,她在送往羽族的路上,自己便醒了过来。”

  “她本是已死之人,如何会醒来?”

  帝颜有些不敢相信,同时心中不禁喜悦,也就是说,朱雀她也可以

  “她醒来之后,记忆全无,修为尽失,性格大变,与你所说之人完全不一样,甚至还改了姓名。”凤槿眼神从未离开过怀中的女子。

  帝颜感觉到他的神情,心中更惊,“你”

  “你猜的没错,我已心悦于她。”说着还扬起笑容,眼神装满了深情,心中微叹,就这几日相处而已啊,他作何沉陷于此,真是不争气。

  “她是如何中毒的?”

  “被慕言掳走,去了秘境之林。”

  “魔界慕言竟如此嚣张。”帝颜深邃的双眼一凛。

  “看来我们要联合一起对抗魔界之人了。”悠献在远处说道。

  三人向那人看去。

  只见一八字胡中年男子模样的人走了过来。

  叶漾朝悠献行着礼“悠神医。”

  “别来无恙啊,是谁要医治?”

  “沐歌。”帝颜侧眼看了看悠献,说道。

  “嗯?这姑娘不是死了吗?”悠献眼中疑惑,摸了摸嘴上的八字胡须。

  悠哉的走近瞧了瞧木槿。

  “哟,这是进了蜈蚣窝吧。”说着就直接把起脉来。

  皱了皱眉头,又摸了摸胡须。

  “怎么样?”凤槿不禁问道。

  “脉象紊乱,余毒未清,只能用内力推出,泡一月药汤,方有挽回余地。”说罢毫不磨叽,直接将木槿放置半坐于地上。

  伸出双掌,提起妖力,逼出内脏余毒,木槿随之吐出许多黑血。

  “带她去药房。”做完这些,悠献又道,径直快步引路。

  凤槿快速抱起木槿,另外两人也紧随其上。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