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3分彩走势图

| 快捷翻页 ← → 键
极速3分彩走势图 > 玄幻奇幻 > 木槿凤槿思 > 第三十三章 将计就计
  凤槿等人寻了许久,杳无音信。

  “你可知异族太子至今何处?”凤槿突然道。

  “之前调查,他在雪狼族一处洞穴之中,只是今日大战并未出现,微臣认为他当时定躲在暗处。”禾修道。

  “去抓来。”凤槿眼波流转,下了命令。

  “是。”

  小乖,你到底在何处?凤槿望着远方,思绪万千。

  慕言挽着衣袖,执起笔,一幅飘逸洒脱的字悠然而出,放下笔,看了看字,对身旁的侍从说道“她可有吵闹?”

  “回君主,夫人很是乖巧,不哭不闹,甚至在房中修炼起来。”

  “她倒是冷静。”慕言笑着摇了摇头。

  “兴许是夫人接受了身份才会如此。”

  “并非如此。”这个失了记忆的女子定不简单。

  “奴才有些好奇,君主为何骗那姑娘你们早已成婚?”

  “她对羽族君主来说甚是重要呢。”依旧是温柔无害的笑,却异常渗人。

  “君主英明。”只是,为何君主会写这几个字?后面侍从不敢再问。

  纸上赫然写着“月出皎兮,佼人撩兮。”这可是情诗!

  慕言看着这句话,嘴角勾起,眼里意味不明。

  木槿在房中打坐修炼着内力,吸气吐气,将左日做好事提的修为凝聚在一起,然后分散至全身经络,与身体筋脉融会贯通,从而更利于运气,最终汇于丹田。

  做完这些,她睁开双眼,却看到慕言正在门边故作情深的望着她。

  木槿嘴角勾起,在刚才她深思熟虑之下,越来越觉得奇怪,此人完美的太过无缺,回答的太过无瑕,本来她不打算怀疑,只是女人就是有奇异的第六感,而且,沐歌一修仙之人,定不会与魔界交好。

  如此看来,他故作深情的模样的确有些虚假。

  “夫君。”她扬起笑脸,露出好看的梨涡。

  “娘子,你可是想起了什么?”

  “没有。”她无辜的摇了摇头。

  “那为何?”如此看来好似想通了一样。

  “你我既然已有婚书,夫君又曾救过我,小槿自是有情有义之人,定然不会弃之不顾,且夫君如此丰神俊郎,仪表堂堂,温润如玉,我又怎会白白错失了这段百年难遇的佳缘?”她双眼透亮,诚恳真挚。

  “娘子能如此想甚好。”他稍稍激动上前。

  “只是,我现在修为尽失,连一点仙术都没了。”说着说着便好似难受的低下头。

  “无碍,夫君定会帮你。”

  “真的?”她听后抬起头,眼神充满希冀的看着他。

  “嗯。”他温柔的点了点头。

  “那夫君可以不要软禁我吗?”她声音软糯,神情可怜兮兮。

  “我只是怕你再次离开。”他眼里装满了不舍与深情,心中却想,转变之快,定事出有妖,呵呵,小家伙还是太年轻。

  “不会离开的,夫君可以跟着我,我只是想出去快速修炼,好与你去魔界。”

  “在屋中也可以修炼,我会帮你。”他虽说的温柔,但透着强硬。

  “可是夫君,你不了解我的身体,一般如此修炼是非常缓慢的,要出去做好事,便可事半功倍。”

  “哦?还有这种方法?倒是第一次听说。”竟编出这种谎言,是在耍他?

  “嗯嗯,夫君大可一试,小槿从没有骗过人。”

  她单纯无害的模样,让慕言渐渐卸下防备,真是太过蹩脚的谎话和演技,如此看来,她和别的女子并无区别呢。

  陪她玩玩又何妨?

  “好,娘子不喜有人看守,夫君这就让他们退下,可是自此之后,你不可离我有一丈之外。”

  “嗯嗯,好。”她乖巧的应着。

  妖界大震!狐族与雪狼族君主都惨死于凤槿之手,不仅使两族挫败,而且让其他妖族为之惊恐!

  更可怕的是羽族右使叶漾在两族君主惨死之后,直接带人杀入族中,全数歼灭,使得妖心惶惶,立即都做着防御,一个个不敢出族。

  帝颜于冰棺旁,束手而立,看着棺内绝美的容颜道“你说,凤槿为何不直接取走灵珠飞升成神,却四处征讨?”

  冰棺内朱雀毫无反应,他又道“沐歌能起死回生,为何你不行?”

  他失神的抚了抚冰棺,眼神也越发的执着,“你那时毅然喝下孟婆汤时的模样,就像一把剑刺入心脏,疼入骨髓,这么久,还不能原谅我吗?”

  他将脸紧紧贴于冰棺之上,眼里透着绝望与无助。

  我等了这么久,你快醒好不好?

  凤槿自木槿消失之后,整个情绪很不稳定,无缘无故就朝手下发着脾气。

  “主上这是怎么了?”叶漾朝禾修问道。

  “木姑娘消失。”

  “难怪。”她瘪瘪嘴,双手抱肩,对此不以为然,漠不关心。

  男女之情对她来说就是个负担,她不懂也不想懂,唯一难受的便是为何她是女儿身,唉!干什么都不方便!

  “禾修!”

  “在。”禾修立即进了殿内。

  “墨澜呢?”

  “刚打探到他与陆艳儿藏身于沙漠地底之下。”

  “怎得如此之慢?”眼神一凛,如刀子般刺了过去。

  禾修赶紧低下了头“主上,再过一个时辰,定将人带来。”

  “一月禁闭。”

  “是。”

  这对要时刻出去试炼的妖来说,惩罚甚是严重。叶漾如是想,她还是不要候在门外了,惹火烧身这是。

  一溜烟,便不见踪影。

  “墨澜!不要再躲了,快束手就擒!”左护法猎鹰喊到,他原在族中守护,不甚主上遭遇两族侵袭,本想出来救助,但被叶漾挡住,她一人就去解决了所有后事。

  虽然很不想承认这个女人比他厉害,但是无可奈何,人家就是强。

  如今又落的这样一个苦差事。

  墨澜那小子真是会躲,真是让本鹰找了许久。

  墨澜两人躲在地底下,陆艳儿害怕的发着抖“澜哥哥,怎么办?”

  “他们抓我只是为了调查木槿去了何处,但落于羽族主上之手,又岂能活命。”现在他们已经被包围,墨澜眉头紧锁,他也无计可施了。

  陆艳儿抬头望了望墨澜的脸,心中好似决定了什么。

  “澜哥哥,对不起。”

  “怎得突然道歉?”

  “你被二皇子刺伤逃走之后,我并没有立即去找你,对不起。”她说着眼泪便从眼眶滑落,甚是我见犹怜。

  “不用道歉。”他一直把她当做妹妹看待,自是见不得她哭。

  “不是我背叛了你,呜呜,对不起,澜哥哥。”她抱住墨澜,泪如泉涌。

  “别哭了,都过去了。”

  他只顾着安慰哭泣的女子,自然没有发现她手中的银针。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