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3分彩走势图

| 快捷翻页 ← → 键
极速3分彩走势图 > 玄幻奇幻 > 木槿凤槿思 > 第三十二章 夫君??
  “我们之前见过?”此人定是为了朱雀灵珠而来,不过魔界这般厉害为何还要灵珠?

  而且上次见面他就要带她走,说是可以寻回记忆,因此他定知道些什么。

  “见过的。”他不自觉用衣袖挡住吹向木槿脸上的冷风。

  他的回答让木槿一怔。“我说的不是在异族的那次。”

  “我知道。”他的眼睛如湖水般清澈见底,如皓月般皎洁明亮,温柔的使人沉沦。

  这般如谪仙似的男子,她脑海里却毫无印象。

  难道是沐歌在外招惹的桃花?

  “实在抱歉。”

  “无事,记忆缺失是很难再寻的。”慕言不仅不置气,还轻声安慰道。

  几次梦境让她能忆起大半,但沐歌终究活了这么多年,定还有很多她不知道的事。

  木槿就这么被抱着飞了许久,快要睡着时,便被提醒已经到了。

  可是她没见到什么殿宇,只一座大山伫立于身前。

  慕言走至山前,回首对木槿道“槿姑娘,牵着我。”说着便伸出纤细光洁的玉手。

  “我紧跟着你就行。”木槿礼貌笑道。

  “好。”他笑了笑,也不勉强。

  跟着往前走了几步,慕言手臂一揽,就将木槿禁锢于怀中,往前移了一步,还未等木槿发火,就放开了她。

  “小君唐突了。”拱手弯腰道了歉,言谈举止彬彬有礼。

  木槿看了看眼前突变的情景,楼台殿宇琳琅满目,一改之前巍峨高耸的大山。

  “你是为了我能进结界才如此,我又何必嗔怪。”

  眼前的一切和人界古代楼阁建造的别无二致,她莫名感到很是亲切。

  只是,本因热闹非凡街道却荒无人烟,非常冷清,这是木槿第二感观。

  “小君素来喜欢清净,所以此次前来,只带了些许兵力。”慕言好似知道她在想什么,开口解释道。

  木槿心里一暗,怪自己情绪不该表现于脸上。

  “走吧。”慕言见她不说话,依旧温柔相对。

  “好。”

  跟着他进了殿内,便被安排在了素兰阁。

  环往四周,那用上好檀木所造成的桌椅,上面雕着形状细致优美的花纹,处处流转着所属于女儿家的细腻温婉的感觉。

  床上铺着清幽淡雅如水色的薄被,床边就是窗户,窗户旁有一张书桌,各色各样的书画整齐摆放和一盆紫兰,此兰的颜色比起房间素雅的陈设来说甚是耀眼。

  好似专门为了迎接她,甚至点上了紫檀香,味道浓淡适中,对木槿来说甚是欢喜。

  慕言满意的看着这一切“槿姑娘可还满意?”

  “谢谢。”木槿心中虽然感激,但还是说道“只是有些都想不通,你为何将我带来此地?”

  他看着她,欲言又止道“只是想让你想起我。”他的眼突然变得深情又迷人,温柔的如同对着心爱之人。

  木槿看着他的眼睛,心里却觉得古怪,但无从寻找。

  难道他和沐歌真的发生过什么?

  “可有何信物证明?”

  慕言不答,却从书桌上拿出了一幅画,徐徐展开。

  画上清清楚楚是沐歌一身红衣的模样。

  “一百年前,槿姑娘无故进入魔界,受到追杀,小君途中偶然相救,为了报恩,姑娘你答应与我成婚。”说罢又拿出了婚书。

  “上面是你我的生辰八字和婚约许诺,只是我们成婚当日,你突然消失回了妖界,小君当时想着,你一人类女子,定是回了人界,便四处寻找,但毫无踪迹,如今,我终于在这妖界找到了你,娘子跟我回魔界可好?”

  木槿看着这张婚书喜今日赤绳系定,珠联璧合。卜他年白头永偕,桂馥兰馨。

  宛如遭到惊天雷劈。

  她不知沐歌的生辰八字,也不知这画从何而来,但他说的情真意切,而且他看起来圣洁高雅,不像是撒谎的人。

  但是,“你为何称我为槿姑娘?此名对外无人知晓。”

  “进了妖界之后,我派人四处寻你,寻到之后时刻追随,此名自然知晓。”

  “你还派人追杀过我两次!”

  “那只是想将你抢来。”

  这毫无破绽的说法令木槿无法反驳,她一时不能接受。

  “夫君知道对于失忆的你来说,肯定不能完全接受,你暂且在此住下,我可以带你修炼,等到你可完全运用灵珠之时,便带你回魔界。”

  “我想静静。”木槿呆坐在床边,双眼无神。

  “好,娘子好生歇息。”慕言温润一笑,便悠然离开。

  谁能告诉她,为什么会突然冒出来个夫君?

  心好累。

  倒床仰卧,念着口诀“小乖是凤槿的。”

  从乾坤袋中拿出小狞。

  “小狞,我该怎么办?我竟是有夫之妇!”

  小狞喵了一声,安慰着她。

  凤槿那边也不知情况如何,他定是非常担心吧,自到妖界之后,这么久的相处,她或许早就动心,但,为什么天不遂人愿,如此戏弄于她。

  为何沐歌惹下的情债要她来背!

  木槿在床上翻来覆去,越想越纠结,一边是凤槿妖孽魅惑的脸,一边是那一纸婚书。

  是跟着心走还是承担责任?

  那是沐歌的相好,为什么要她来承担?可是她现在用的是沐歌的身体啊。

  可以逃走吗?

  木槿立即翻身而起,将东西拿好,开门而出。

  “夫人请回。”两名着黑衣劲装手下拿着剑拦住了她。

  “谁是你们夫人?放我出去!”木槿顿时气愤道。

  这是监禁了?

  两人好似没有听见一般,文斯不动。

  “我要见你们主上!”

  两人依旧不动。

  “啊!疯了!”木槿气愤的回到床边。

  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女啊!

  待凤槿将两人妖力吸食一空之后,便将后事交代给了叶漾。

  带着禾修等人四处寻木槿踪影。

  陆艳儿对墨澜说道“澜哥哥,我们要不要把木槿踪迹告知于他?”

  “暂时不必。”

  “可是,掳走她的人感觉很厉害,我怕他打乱了我们的计划。”

  “不急。”他倒要看看木槿在这人心中有何分量,如果可以,他也许要改变策略。

  陆艳儿心里只能干着急,她知道那人的可怕之处,看着温润如玉,却心狠如石,木槿被掳怕是凶多吉少。

  他们去人界的计划,也许就永远不能实现。

  凤槿在周围寻了许久,甚至召集了在妖界四处历练的羽族小妖,终是一无所获。

  他心里内疚不堪,他如果能快速解决他们,也许她就不会消失了。

  现在该怎么办?她就像凭空消失了一般。

  “主上,冷静,木姑娘吉人自有天相,定不会有事的。”禾修道,他能看出来主上如何焦急,他还从未露出过如此紧张的神情,不过木姑娘一个能起死回生的人,必有后福。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