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3分彩走势图

| 快捷翻页 ← → 键
极速3分彩走势图 > 玄幻奇幻 > 木槿凤槿思 > 第二十八章 做做好事
  木槿最后拿着乾坤袋,喊也不是,不喊也不是,这也太肉麻了,她可没那脸皮。

  最后,被吵的没办法的她,还是小声说了那句话,无所谓,她又不叫小乖的。

  次日辰时,两人下着棋,眉来眼去,互相观察着对方的表情,想从中找出点什么,但棋盘上的厮杀,使两人皱起眉头,不知自何时起,凤槿的棋艺逐渐不是木槿对手。

  一盘下来,凤槿完败。

  “你今日怎么了?”木槿不禁开口。

  “无事。”凤槿依旧笑着,他并不想告诉她如今形势较为恶劣,自从墨澜加入雪狼族与狐族联合,发展迅猛,如今已很难应对,只能先去欺负别族小妖来提升修为。

  “好吧。”看他也不想多说,也不再多问,便起身练起耍了百八十遍的太极。

  凤槿看了看她练功便急着离开了。

  木槿不一会儿就发现人早已不见,有些生气,哼,每次离开都不打招呼。

  练了一上午,薄汗浸透轻薄的衣身。

  她做下来歇息了会儿,她要怎么做好事?

  便起身,找找有没有妖在。

  叶漾心却道“这厮在找什么?”不忍现身。

  木槿看到样叶漾后两眼顿时放光。

  “你可需要什么帮助?”

  ???为何突然问这个。

  “叶漾,活在世间,就没有什么事困扰到你吗?”她又忍不住追问道。

  “以前倒是没有,见到你后便觉得有了。”

  “”还能不能友好交流,不理她了。

  她去找小灵吧,兴许她能帮我。

  木槿跑到小灵那边去,小灵此时不知道为何很是虚弱,就那么睡着鸟窝之中,木槿看出不对劲,便问“你怎么了?”

  “木姑娘,昨日小灵出去试炼,不成想碰到狐族之人,我侥幸逃跑,却是元气大伤。”

  “怎么能帮到你?”

  “我现在只能化作原形好好休息一番,可是心有余悸怎么也睡不着。”

  “我这有安神丸,你吃下去好好睡。”借他人之物帮忙也算是做好事吧?

  待小灵睡着,她想到这妖界没有什么东西是不能成精的,除非被除灵根。

  便走到那些花花草草边,说道“你们定是清醒的吧,如果能回应我,就点下头。”

  花花草草们顿时一脸懵逼,这是做甚?但还是听话的点了点头,毕竟主上对她的宠爱程度,千年难遇。

  “还可以这样!”连木槿自己都惊讶,她只是试试而已。

  于是,几天下来,只见某人等凤槿走后,便开始给那些个花花草草洒洒水、说说话、讲些鸡汤。

  连附近懵逼的树也不放过,给它除除害虫。

  叶漾站在远处扇着玉扇,摇了摇头,此人定是有什么毛病。

  木槿一整天下来干完这些,顿时头昏眼花,累到怀疑人生,她甚是奇怪,这羽族怎么也没个成型的妖,叶漾看她似疯子,小灵又在沉睡,其他的妖呢?

  这么大地方连个人影都没有,是怎么自称是族的?

  木槿却不知,凤槿的办法便是放养式治理。

  他的眼线遍布全妖界,一匹死侍全隐在羽族暗处,待他一声令下,便权倾而出。

  这些天只是带着个别需要长进的去吸食妖力了。

  木槿累到瘫痪,吸了两口小狞,便进入梦乡。

  这次没有梦到沐歌和帝颜,直接就进入了地狱。

  看着面前蹲在拐角瘦弱不堪的朱雀,她内心一阵心疼,本是神界上神,为何会这般处境?

  木槿来后,女鬼也没有动,感觉很是虚弱。

  “你怎么了?”不禁担忧道。

  女鬼好似听到木槿的声音,身体一滞,却无论如何不转过头来。

  木槿心里也有些慌,毕竟她的面目身体都很恐怖,但还是小心上前,拍了拍她的肩膀“你怎么不转过来?”

  这怎么交流?

  女鬼愣了愣,最终还是转过身来。

  木槿顿时惊呆,她的眼睛!为什么左眼珠不见了?谁这么残忍?

  “谁做的?”木槿心里竟有些气愤。

  女鬼好似知道她要问,摇了摇头,就不在动弹。

  “到底是谁?”木槿严肃道,神情从没有过的正经。

  女鬼被她看的发毛,不得不乖乖拿起早就准备好的黑色碳,写到“为了能见到你,自然要付出些代价。”

  什么,她怎么没想到这点,她一个身处十八层地狱的女鬼,肯定没有这能力与她在梦中相见的。

  “所有你用一只眼睛换了?”

  女鬼点头。

  又在地上写到“你这几日帮那些花花草草是没有用的,如果真的要做好事,必须出羽族,也能在外界历练,一举两得。”

  早说嘛,把她累成狗了都,而且还被人当成疯子。

  “好。”吐槽归吐槽,但还是应允下来。

  “你既然要付出这么大的代价,还是少见我为好,我明日就跟着凤槿出羽族,一路上定会帮你积功德的,希望下次见你,就不是在十八层地狱了。”

  女鬼一只眼睛看着她,无法判别其情绪,只见她轻轻的点了点头,好似带着感激。

  “下次见。”女鬼在地上写到。

  “好。”木槿微笑道。

  这次梦境异常和谐,出了地狱,木槿未醒,仍在睡觉。

  次日,木槿发现身上的衣物有些脏,想到乾坤袋中还有些收拾服装。

  但一想到要说出那句极肉麻的话,她鸡皮疙瘩就起来了。

  可是又被现实妥协,念了那句词,嘴硬心软的人儿,心中还是有些暖的。

  穿上一身淡绿色长裙,披上同色轻纱,露出线条优美的颈项与清晰可见的锁骨,墨玉般的青丝,简单的绾着个飞仙鬓,头插白色木槿花状玉簪,薄施粉黛,玉腮微微泛红,倾容绝姿,清灵透彻如白雪。

  木槿就这么去玉泉园会凤槿了。

  早已在此处等待的凤槿回首看向来人。

  一瞬之间,眼神渐软,温柔似水,嘴角勾起,朝她招手道“过来。”

  木槿眼神暧昧不明,含着羞涩的笑,径直走过去。

  本直接坐向对面的娇人,一瞬间便被人抱在怀里,坐于腿上。

  木槿一阵惊呼,他怎得这样轻薄无礼。

  嗔怪的看着笑的得意的某人。

  “你放我下来。”说出的声都带着撒娇的意味。

  某人就是不放手,甚至手臂更紧。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