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3分彩走势图

| 快捷翻页 ← → 键
极速3分彩走势图 > 玄幻奇幻 > 木槿凤槿思 > 第二十六章 梦入地狱
  黑暗降临,再次淹没木槿。

  这次木槿虽然依旧心慌慌,但能比上次自信许多。

  木槿再次不得动弹,不得说话,只是这次女鬼并没有伤害她。

  她拉起木槿的手,裂痕触感明显,痕迹斑斑。

  缓慢的拉至她前行,她也好似深受蛊惑,双眼逐渐变得无神。

  不知左拐右行了多久,终于,鬼门大开。

  乌黑色雾气从门里向外飘荡,门里的光竟是深绿色,整个环境诡异莫测。

  女鬼歪着头,双眼直视前方,小点大的眼瞳一动不动,且今日她的舌头竟只留下半根,残忍至极。

  两人毫不犹豫跨过大门。

  穿梭于小道,两边摆着的许多鬼怪死死的盯着木槿,全都是残缺不全的身体,血肉模糊,还好此时的她毫无反应。

  走至深处,女鬼忽的停了下来,只见一眼珠早已不见的长发囚服鬼挡着女鬼,眼珠与女鬼对视了片刻。

  也许是触怒了一眼鬼,女鬼突然被一眼鬼用刀割断了脖子。

  女鬼痛的嘶吼,然而发出的声音仍是无法辨别。

  她用一只手扶住快要滑落的头,依旧拉着木槿缓慢的步行。

  几步之后,进入了一处监牢,这个牢房与人类牢狱相比,过犹之不及,环境惨不忍睹。

  随着一人一鬼进入其中一间,牢笼顿时关闭,发出铁链碰撞之声,紧紧锁住。

  因着碰撞声音,木槿顿时惊醒,双眼变得清明,她看到面前正在用白色布衣固定自己头颅的女鬼。

  脖子上的鲜血淋漓,止不住的往外渗透,女鬼还是木然的捆着。

  木槿心里骇然,她现在竟然身处樊笼,和女鬼一起被关至此,她害怕的摇晃着铁门。

  竟能动弹了?木槿发现这点,立即运起内力,慢慢的敲打着铁锁。

  女鬼循声望来,竟停下缠绕,血手制止住木槿,她想说话,上颚抖动了几次,终是一句话都发不出来。

  “你是想和我说话?”木槿猜测道,声音自然带着颤抖。

  女鬼点了点头,脖子上的血顿时流的更多。

  “你会写字吗?”木槿看到她的脖子和下巴竟有丝心疼。

  她再次点了头。

  “那便写在地上,用你流出来的血。”

  女鬼听后,竟异常乖巧的放开木槿,蹲下身,用手缓慢一笔一划的写着字。

  木槿也蹲下察看。

  地上赫然写着几个大字“沐歌,救我。”

  沐歌?这女鬼知道沐歌!

  “你是谁?”木槿不禁道。

  女鬼听后身体僵硬了几秒,顿了顿,又继续写到“身处十八层地狱,无边黑暗,如想投胎,先烧其身,后行万善。”

  木槿看完一脸茫然,这女鬼到底是谁?可是仔细研磨,她也懂了其意,她又四周看了看,不看不知道,她竟发现藏身于暗处的无数双虎视眈眈的眼眸,他们的身体都有残缺,可怖至极。

  想来这真的就是十八层地狱了。

  “你是想让我烧了你的尸身,多行善事,助你投胎?”声音又带上了颤抖。

  女鬼抬眼看了看她,点头。

  “那你的尸身现在何处?”

  女鬼沾了沾脖子上的鲜血,又写到“若颜洞。”

  这是什么地方?她倒从未听过。

  “你为何求我帮你?如果我不肯呢?”

  只见她毫不在意继续写到“朱雀灵珠在身,若想运用,惩恶扬善,事半功倍。”

  木槿惊讶,她竟知道她体内有朱雀灵珠,而且惩恶扬善是什么鬼?

  “你要我怎么相信你?”木槿怀疑,这女鬼有些诡异,她是如何出现她的梦中,而且还知道运用灵珠的方法。

  女鬼毫不迟疑的沾了沾血,写到“大可一试。”

  “好,我便试试,如果不行,我便不再帮你。”

  女鬼点头。

  又沾了血写到“下次见。”

  木槿看着她流血不止的脖子,有些同情,鬼使神差竟拿起白色缠带帮她包住。

  女鬼没想到她竟会帮她包扎伤口,眼珠动了动,上颚动了动,想说感谢的话,还是无法发声。

  她多希望能说会儿话啊,两千年来,她身处地狱,受尽屈辱,苦不堪言,魂魄残缺不全,这一切的一切,真是自作自受。

  木槿睁开双眸,这次的她非常冷静,全然没有前两次的慌张害怕。

  她知道这个梦对她来说是个契机,沐歌的贪婪造就她的疯魔,而且救女鬼的方式也是行善积德,这两件事都唯独告诉她想要修仙成神,切莫行错踏空,保持内心高洁,方能成功。

  可是,在这不辨善恶的妖界,她该如何是好?

  小狞好似发现了她的恍然,打着呼噜声,可爱的头一瞬不瞬的蹭着她的下巴。

  抚了抚她柔顺的毛发,突然起身,主上告诉她傍晚时分会归来,何不去做些吃食,感谢他这些天的教导。

  于是,某人兴奋的跑到了厨房。

  这是主上专门学习蛇族而建造的厨房,也不知道是为了满足自己的食欲还是其他什么,反正木槿很是开心。

  食材真是应有尽有。

  哼着小调,便开动起来。

  大半月的辛苦奔波定让他非常劳累吧,做些大鱼大肉给他补补身子。

  然而,木槿被眼前的鱼给难住了,要怎么剖开它的肚子呢?

  叶漾抱着臂,斜靠着门,看着屋内的小女人对着一条鱼皱眉。

  不禁想笑,连条鱼都不敢杀的笨蛋,以后要怎么杀人?

  但出于对弱小的保护欲,叶漾上前,二话不说,拿起鱼说道“怎么杀,我来。”

  “剖开它的肚子,把里面的东西掏出来,然后把鱼鳞去掉就好。”木槿看着眼前虽然对她冷淡但遇到事还是会帮忙女人,心里不禁夸赞,果然长得好看的都不是坏蛋。

  只见叶漾灵活的剖开了鱼的肚子,可是在这一瞬间,某鱼竟惨叫一声,咽了气。

  木槿愕然,这鱼

  啊刚想着日行一善,结果就害它惨死,“罪过,罪过。”

  叶漾看着发神经的某女,嘴角抽搐。

  正罪过完的某人熟练的接过鱼,直接将其红烧,毫不留情。

  叶漾将鱼杀后,也不再多留,她才不习惯这油烟气,弄脏了她如何是好。

  接下来木槿便开始做道杂蔬丸子,将蔬菜切碎放于面粉之中,放些佐料,加水揉成小团,置于锅中炸至金黄取出。

  接着又开始做银耳莲子羹。

  凤槿回到族中,第一件事就是找到木槿,想让她看自己带回来的玩意,可是屋中与玉泉园都没有。

  传来叶漾“槿姑娘在何处?”

  “回主上,姑娘正在厨房。”

  刚说完,凤槿便挂着笑,快步走了。

  唉,痴男怨女。叶漾扇着玉扇笑着离开,出族猎食去了。

  凤槿走至厨房门前,一股饭香飘来,甚是怡人,定眼一瞧,只见正烧饭的娇人,认真专注。

  嘴角不禁勾起,半身靠门,偏着头就这么看着她,银色长发随风轻拂,一丝竟穿梭于他朱唇缝中,更勾勒的他诡魅异常,翩若惊鸿。

  只是那双眼中含着他自己都不知的情愫。

  终于搞定,木槿开心的扭起了屁股,转身去拿餐盘时,整个人便愣住了。

  只见她家主上正眼里含着笑戏谑的看着她,顿时红晕爬上双颊。立即转身,紧闭双眼,悲愤交加,羞死个人,她刚才做什么了?

  扭屁股这么不淑女的东西竟被这人看见了!

  还让不让人活了,有墙缝吗,她好想钻进去。

  凤槿看着害羞的娇人,眼中笑意更甚“我可是看到了。”

  看到了就看到了,干嘛非要说出来!

  “主上您就当做什么都没看到,我还给您做了菜,咋们快些吃吧,不然就凉了。”

  “再做一次,就去吃。”某人故意道。

  “什么再做一次?饭吗?主上是嫌太少了吗?我这就再做几个。”木槿故作惊讶,连忙动起身来。

  凤槿看着眼前装模作样的女人,觉得甚是可爱,欺身上前。

  木槿有些呆滞,她现在屁股靠着灶台,身子后仰,而那妖孽正逐渐贴近,暧昧异常,她的手摸着温热的灶台,不知是被它传染还是怎么,连着身体都变得燥热。

  凤槿看着越来越往后仰的女人,右臂不禁环住她的小腰,往上一提。

  女人不禁双手扶住他的胸膛,避免再靠近。

  男人嘴角勾起,便说道“给我装傻,嗯?”带着鼻音,低沉浑厚,富有磁性。

  “没没有。”某人说话逐渐结巴。

  “做不做?”

  “不不做”

  凤槿看着眼前双颊粉嫩,双眸四处游荡不敢看她的女子,忍不住抬起她的下巴,使这双透亮的眸子看着他。

  “做不做?”又问到,眼里和声音带着诱哄。

  “做”天呐,怎么这样看着她,还说着这么令人遐想的话。

  凤槿很是满意,木槿只见他的脸正在逐渐靠近,他要做什么?

  不会是要亲她吧!!

  她双眼逐渐睁大。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万年定律开启。

  只见凤槿戏谑一笑,勾人心魄,放开了她的腰身,只是摸了摸她的头顶道“那便做吧。”

  。。。。。。

  她能说啥,铺垫了这么多就只是让她扭屁股?

  他是变态吗?口味这么独特?

  没办法,她扭捏的迈着小步,和刚才一样,扭动着屁股,只是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

  凤槿素手轻捂着嘴,低笑出声来。

  变态,还有脸笑,亲也不亲,呵。

  扭了四五步,急忙转身端起菜,说道“主上,快吃饭吧,凉了就不好吃了。”

  “好。”

  待木槿准备走时,只见她手中的餐盘被夺走,凤槿大步走至身前,木槿不敢相信,他竟然会帮她拿,之前怎么没见过这么绅士的一面?

  “发什么愣,快走。”

  “噢噢。”踏着小脚,快步跟上身高修长的某人。

  一高一矮,一前一后,形成别样风景。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