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3分彩走势图

| 快捷翻页 ← → 键
极速3分彩走势图 > 玄幻奇幻 > 木槿凤槿思 > 第二十五章 再入梦
  当然,他们不是因为木槿尖叫而五味杂陈,是蜘蛛精被吸修为时的五味杂陈,他们也真是庆幸没有冒险行事,不然就早已原形毕露,倒地不起。

  木槿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蜘蛛,它就这么扒拉在她的肩膀上,触手还搭在她粉嫩嫩的脸蛋上,咦~这一天天的,竟碰些啥事。

  不过,她发现这蜘蛛好像死透了,一动不动,嘁,虚惊一场,她还以为这蜘蛛要咬她。

  突然很淡定的用手指头弹掉大蜘蛛,她猜测这蜘蛛精定是来吸她精气,抢她灵珠的,结果被反杀。

  “哈哈”她两手叉腰,仰天长笑。

  她啥都不会,就是不会死。

  叶漾朝她翻了个白眼,她忍不住了,闪身到木槿旁边“木姑娘,请随我回去。”

  木槿被突然出现的,一口气呛住,闷咳了几声。

  抬眼一看,哇,好帅气的女子,一身黑衣,头发扎起,手中还拿着一把玉扇,看起来比男子还风流倜傥,干练十足。

  “你是?”这么帅气的姐姐她竟没见过?

  “叶漾。”很显然不想多说。

  “你好,呵呵。”木槿干笑着,又继续问道“就只有名字?”

  “主上派我来保护木姑娘。”现在木槿在叶漾眼里简直就是二傻子。

  “好好,您带路吧。”木槿露出职业假笑,客气道。

  叶漾也不磨叽,果断的挽着木槿的小腰,快速飞走,她早已发现周围虎视眈眈的眼神。

  一落地,叶漾便放开她,手中扇着玉扇道“木姑娘快回去歇息,今夜我会守在外面。”

  “没事的,你回去吧,我这个样子根本不需要人保护。”木槿客气道。

  “也好。”叶漾皮笑肉不笑,说完后就飞走了。

  。。。。。。

  她着实不该客气。

  如今凤槿除了辰时能看她练会儿功,下盘棋,可谓是日理万机,她也打听过,这几日,他连续灭了两族,无一妖生还。

  这比行军打仗还要残酷。

  不过她练功进度也是挺快的,108式已然学会了大半。并连贯打出。

  只是少了点柔中带钢的劲气。

  这只是她这么认为。

  暗处的三人却很是着急。

  “没想到她的进度如此之慢。”陆艳儿说道。

  “等她提升真不知何时。既不能去取灵珠,她修为又是低下,就在这暗处干等着,着实煎熬。”奕凌道。

  “不如我们走吧,这都过了七八天了,她一直在那边打着软绵绵的拳,也不见长进。”陆艳儿道。

  “好。”墨澜应道,如此干等下去也不是办法,强行取珠也不是明智的选择,已陆续好几只妖都死于非命。

  于是三人便走了,临行前一并留下很铁不成钢的眼神。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木槿依旧慢悠悠打着拳。

  太极,以静制动,看起来招式雷同,实则连贯自如。

  墨澜三人并不知道其中奥秘。

  凤槿看着进步神速的木槿,欣慰的微微一笑,轻握茶杯,慢慢斟酌。

  木槿下棋也越来越全力以赴,学着太极一开一合,随机变换的风格,以退为进,以进为退。

  不想赢的次数也越来越多。

  “小丫头进步很大,应该奖励。”凤槿气度卓然,输了也不恼,含笑看着木槿说道。

  “主上要奖励木槿什么?”她开心道。

  他但笑不语,从袖中拿出一只毛茸茸驹黄色球体。

  仔细一看,竟是一只猫。

  “这不是狞猫吗?”木槿有些惊讶,狞猫是世界保护动物,极为稀少,她们的耳朵尖长,呈黑色,眼眉和鼻子周围也是黑色花纹。

  它们最大的优点就是奔跑速度快,跳跃能力强,是捕捉鸟类的强手,没想到被凤槿捉住。

  ≈lt;ig src=“a0jpg“ width=“299“ height=“215“/≈gt;

  “这只是一只幼猫,我除了它的灵根,不能修炼,待我不在时,它能陪你玩耍。”凤槿说的轻描淡写,但话语却令木槿心里一暖。

  他不在时,她的确有些无聊。

  “谢谢你。”她抱过小猫,玉手轻柔的抚摸着它,而这狞猫却不若传闻那样凶猛,非常温顺乖巧。

  “呵呵,知道就好。”凤槿笑道,看着乖巧的一人一猫,很是愉悦。

  “我走了,乖乖练功。”只见那人优雅起身,风华绝代,银色长发飘逸非凡,修长的手指点了点她的鼻头。

  木槿被这动作敲红了脸,心头痒痒,不好意思的埋下了头。

  凤槿眼里带着宠溺,等他出去再带些好玩的给她。

  便转身离去。

  木槿看着他卓然的背影,他是她见过穿红衣最好看的男子,只是,他为何总是待她如此之好,好到总是让她多想。

  这样优秀的人,定不会喜欢她的。木槿摇了摇头,你给我清醒点,别做梦了。

  她回到卧房安置好猫咪,摸了摸它道“小狞,你要乖乖的,等我回来。”

  说完转身关紧门窗,便又去练拳了。

  叶漾看着刻苦的木槿,心里也慢慢对她改观,不时守在不远处静静看着,护着她的安危。

  终于,在经过长达半月之久的痛苦训练,木槿终于参透起奥义,将太极熟练的和身体融会贯通,全身经脉打通,行拳迈掌之间仿佛有气体流动,她猜测这气体就是所谓的内力。

  她将全身流动的气体融于掌处,拍向近处的石凳,只见凳上出现微弱的掌印。

  她顿时欣喜若狂,她成功了!

  叶漾看到她脸上挂着从未有过的真正的喜悦,扇玉扇的动作停滞,随之勾起唇角。

  木槿踏着欢快的步伐,向卧房走去,她要告诉小狞,她终于成功了,虽然这只是一小步,未来还有一大步要走,但这已经让她很是满足。

  如果主上在就好了,她如是想着。

  回到卧房,抱起小狞就一顿猛亲“小狞,经过我不懈的努力,如今终于向修仙迈出了一步,不管未来如何困难我都不会放弃。”

  可爱的小狞一脸懵逼。

  她将小狞抱在胸前,躺在床上,疲惫不堪的身体让她毫无征兆的睡着了。

  没安神丸的作用,她自然又入了梦。

  梦中的沐歌也在修炼,她此时已有一定仙基,只不过此时的她卡在了上升期。

  为何这级这么难升,她已经努力了一百年,还是在这个阶段。

  沐歌皱着眉头,全神贯注,全然不知危险降临。

  墨涵江自从跟随帝颜来到妖界,便独自在外闯荡,创建异界,实力逐渐庞大,但他心里始终留着一根刺,非要将那灵珠取到为止。

  这次他使尽全力,愤然袭向沐歌。

  然而在一瞬之间,他的手掌竟被吸住,全身动弹不得,修为如流水般向沐歌体内灌输。

  他震惊的睁大双眼,想后悔为时已晚。

  不到片刻,变成一只猪,不甘心的闭上了眼。

  沐歌也惊异万分,不过随之狂喜,既然能这样提升修为,早知如此,她就不会如此痛苦了。

  她的心境随着来到妖界也在悄然变化,只是无人察觉。

  接下来木槿就看到沐歌在外四处游荡,扮演小妖诱着别妖自己上门。

  一次次的吸噬,让沐歌仙力大涨。

  沐歌的眼神也变得噬血,逐渐填满无限的与疯狂的炙热。

  木槿看着她的变化,有些心惊,她还是那个善良的姑娘吗?

  然而放任沐歌自行修炼的帝颜终是发现了她的变化,此时的沐歌已然成魔,从引诱吸噬到自己亲自吸食,宛若一个杀妖工具。

  她对这妖界的修为越发的不满意,便注意到了帝颜。

  人一旦拥有了,便会无休无止,永不满足。

  帝颜可惜的看着她一手带起来的徒儿“你何时才能满足?”

  “将你的修为给我,让我成神,我便满足。”沐歌眼神自负,比之前更加淡漠冰冷。

  “你以为你已经无敌?”

  “在这妖界,自是如此!”

  “好,既然如此,我又何必手下留情。”

  深处黑暗,必将被其淹没。

  两人双手都早已沾满血腥,当初清洁高雅的人,如今却相互对峙,相互厮杀。

  本自信昂然的沐歌渐渐越发心惊,眼前的人到底有多强大?

  本就是神,又有何惧?

  随着帝颜一掌击于心中灵珠之处,沐歌被强大的力量压的全身欲裂,口吐鲜血,不得动弹。

  “你自甘堕落于至此,如若不斩杀,定将化魔,危害世间。”

  “你与我又有何异?巫氏一族如今所剩无几,全拜你所赐呢。”沐歌口中鲜血随着她的话语,威压更甚,吐的也越来越多。

  帝颜双眼紧闭,想着自己所作所为,痛苦不堪,轻声说道“留你不得。”

  沐歌顿时头痛欲裂,倒地不起,她真的好不甘心,好不容易快封神了,为什么?都怪他!负了朱雀,杀害巫族,活的如此虚伪,他才不配活在这个世界!沐歌眼神阴狠的看着帝颜,死不瞑目。

  木槿心疼的看着沐歌,她一生追求仙道,如今至死也无法参透,道究竟是什么?成神真的有这么重要吗?

  一念不慎,便剑走偏锋。

  她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如何,她只知道天上不会掉馅儿饼,不努力就想得到回报是异想天开,这朱雀灵珠是好是坏,到底还是在考验心境。

  “来人,收拾干净,将她送至羽族禾修身旁。”

  “是。”

  原来,所有的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沐歌的死亡,带来她一切故事的开端,是福是祸,全凭自身。木槿沉浸于自己的思绪,早已忘却周身所有的变化。

  一切又将归于黑暗。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