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3分彩走势图

| 快捷翻页 ← → 键
极速3分彩走势图 > 玄幻奇幻 > 木槿凤槿思 > 第十七章 入梦
  凤槿诡异一笑,眼神透着断然决绝,扬起素手,轻柔的置于墨生石头顶,便开始吸食妖力。

  “本座才不是什么蔺侩师父,至于你,等会儿便能见到他了。”

  这湘墨生石丝毫不能动弹,口不能言,耳不能用,他的脸部扭曲不堪,眼里带着绝望与愤恨,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修为被吸食,却无可奈何,他只能猜测此人定是那羽族君主,早该想到的,怪只怪自己太过蠢笨。

  少顷,他毕生修为已是虚无,直接化作一直肥嫩的猪,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在妖界,只有修炼才能延年益寿,修为没了,自然魂归故里,踏入轮回。

  只听说猪蠢笨,没想到模样也这么丑陋,因着收藏癖犯了,他还是把这只猪给收入袖袍,带回去给小丫头瞧瞧,这猪由人界而来,小丫头定知道其中奥妙。

  木槿此时正呼呼大睡,姿势很不优雅,仔细一听,竟还打着呼噜,然而梦里却不是如此安逸祥和。

  这是哪里?木槿到了一片枫叶林,枫叶泛着红,秋意浓,微风拂过,枫叶在空中飘荡,似无数只蝴蝶在翩翩飞舞,美不胜收。

  只见一女子坐在树下,一身火红,裙摆有些许黄色火苗图案,裙尾悠长,那女子就半倚着树,手中拿着杯盏,精致透明,杯里却装着黑色的水,几滴黑水也沾染了红衣,女子毫不在意。

  她额前的细发被微风拂起,露出完美无瑕洁白的脸庞,眉间还有红色如火形状的花钿,她失魂落魄的看着杯中黑水,泪不禁流下。

  这时,远处一白衣女子缓步走来,她清冷淡然,气质出尘,木槿看了那脸,顿时震惊,那不是她现在的脸吗?

  白衣女子看到树下的红衣女子,好奇的走过去,看到那绝美的脸庞,露出赞赏的神情,只是她为何会哭泣?

  “姑娘?你这是怎么了?”她出声问道。

  木槿更惊,她的声音也和自己一模一样。

  红衣女子无神的瞧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白衣女子也不置气,便坐在了她的身旁,“姑娘是遇到什么伤心事了吗?”

  她虽看起来很淡漠,但内心却是个热心肠的人,双眼明亮,透着善良。

  “你独自一人到这地方来做什么?”红衣女子被她瞧得心里一滞,记得几千年前的自己也有着这种眼神,便开了口。

  见到她开口说话,白衣女子不好意思道“说来怕你笑话,我在这片枫林迷了路,怎么走也走不出去。”

  “一直往南边走,便能出去了。”

  “谢谢,你还没告诉我你为何而哭?”

  “不过是为情所伤,不值一提。”她的神情绝望,心中刺痛,握着被子的手不禁颤抖。

  “姑娘你”白衣女子看到她手中被子的黑水,不禁惊讶。

  “此物可是断肠水?姑娘为何要拿着如此危险的毒药?!”白衣女子还是问出了口。

  “你竟然认得。”红衣女子苍凉一笑。

  “我对医学也有些了解,只是姑娘你这又是何必呢,听我一句劝,天下之大,什么样的男子没有,为何只执着他一人?”

  “说的轻巧,真正困于此是难以脱身的。”她自嘲一笑,为什么自己就偏偏钟爱他一人,一千年来,她默默的远远的看着他,好不容易盼着他多看了她一眼,甚至一起逃往人间生活,可是结果呢,却不敌他在人界认识的一人类女子,竟拿着剑刺伤于她,她还在执迷什么呢?不如死了,什么都不用想,不用痛了。

  感受到她周身悲伤的气息,白衣女子从怀中掏出一颗糖,“给你,听说吃甜的东西能让人心情变好。”她实在没办法了,希望糖果有效吧,这还是一个小孩儿送给她的。

  “谢谢。”红衣女子接过糖果,却没吃,只听她问到“你叫什么名字?”

  “沐歌。你呢?”

  “朱雀。”

  “朱雀?传说神界有一位上神也唤做朱雀。”

  看到这里的木槿现在明白了,原来这就是沐歌的记忆,只是通过梦境来展现给她,至于为何?难道又是灵珠作用?

  “我看你与我甚是投缘,不若我送你样东西如何?”朱雀嘴角微微一扬,终于有了一丝笑颜。

  “沐歌不需要什么财物,你只要把那毒水扔了便可。”她的气质本是清冷的,现在却笑的温柔如水。

  “这东西你不可不收,如若弃之可惜,还不如给了你,助你一臂之力。”朱雀早就看出来这个女子正在修炼仙术,只是现在根基过浅,如果自己死后,还能为天庭做点贡献,也是极好的。

  沐歌一愣,没想到她如此坚决,不知到底是何物。

  见她没有说话,朱雀继续道“此物可助你不老不死,得道成仙。”

  “什么!”沐歌有些不敢相信,这人怕是糊涂了,如果有此等宝物,岂不是所有人都来哄抢,而且她从没听说过有这种东西。

  “你坐好。”说完,朱雀便放下断肠水,提气便见她头顶出现一颗白色发亮的宝珠,只见它缓缓移动转到沐歌头顶,并且沉入她的脑海。

  做完这些的朱雀已然精疲力尽,汗流浃背,她虚弱的对沐歌说“这颗灵珠已经在我体内有两千年之久,你要好好保管它,它会助你提升修为,但前提是你要有一颗至纯至善的心,否则会堕化成魔。”

  沐歌自灵珠如体之后,全身发热,好似整个身体承受不住这强烈的力量,但她强忍着热气,忍不住问道“姑娘到底是何许人物?为何会把这给了我?我何德何能。”

  “我”她苦笑道“便是你口中所说的朱雀上神啊。”

  沐歌全身发热,极力承受着一切,听到她的话后也是一阵惊愕。谁知朱雀此时竟决然的拿起断肠水,一饮而尽。

  木槿与沐歌同时惊异的看着她,嘴里念着“不要!”

  沐歌奋力抱住即将倒地的人儿“快吐出来!吐出来,为什么这么傻?为了一个男人至于吗?”

  “你一定要好好保护我的灵珠,也谢谢你在我临死之前说了那么多安慰的话,能遇到你真好。”至于其他,她知道,她只是为了逃避痛苦而已,她这个胆小鬼啊。

  断肠水顾名思义,喝了便是肝肠寸断,可是那剧烈的疼岂能比得上她心里的绞痛呢?

  为什么要这么傻,沐歌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她要是把那毒水倒掉,就不会看到让人心碎的一幕,为什么她的反应如此之慢,都怪她,怪她,她的泪夺眶而出,这个伤心欲绝的女子啊,你怎么这般决绝,在这世间再无留恋了吗?

  沐歌伤心的同时再也承受不住灵珠的热量,晕倒在地。

  两具绝美的身体,朱雀头枕着她的腰,两人一死一伤,沐歌的手却一直抚着她的脸颊,怎么样也不放手。

  又一阵微风拂过,枫叶瑟瑟似化蝶纷飞,撞出声响,感叹着世间情物,物是人非,泪雨长流。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