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3分彩走势图

| 快捷翻页 ← → 键
极速3分彩走势图 > 玄幻奇幻 > 木槿凤槿思 > 第十二章 谪仙公子
  木槿在大堂门口不远处待了片刻,不一会儿便看到许多尸首被抬出,数量众多,还有七八个大臣身受重伤被押走,二皇子夺得权利,必定会铲除太子党,现在墨澜在异族怕是无法生存了,逃走也好,自由自在,无拘无束,可他定会不甘心。

  惋惜墨澜命运的同时也同情了下自己,现在身处危险境地,她又是墨澜带来的人,为今之计只能找一藏身之处,想罢便偷偷溜进洗衣房,找了一身男装,胡乱穿上,头发扎起,悄悄沿着假山往外走

  走了没多久,便看到了一个死也不想见到的人,陆艳儿!

  她身着妖艳的红装,衣服紧紧的缠绕着,性感身材呼之欲出,她精心打扮正准备去找墨生石求情,饶过自己,毕竟之前她一直跟着墨澜与他作对,结果半路遇到了一个她也不想见到的人,不过

  她柳眉微挑,朱唇扬起,眼里有着挡不住的愤恨“木姑娘,此身装扮要去何处?”

  “就是四处逛逛,姑娘这身甚是明艳动人啊。”心里已经战战兢兢了。

  “哦?呵呵,大门可不是这个方向。”

  “姑娘误会了,我可不是找大门,这不刚好遇到你,姑娘可否顺便告诉我茅厕在哪里?”

  “茅厕?”

  “嗯”眼睛带着诚恳请求。

  “异族何来茅厕?姑娘怕是癔症了?”

  “那该怎么如厕!”

  “呵呵,姑娘一介人类,自然不知妖族只靠吸取精气修炼功法,不需要如厕。”

  我去!

  “不过姑娘可以跟我来,我带你去个好地方。”艳儿微笑着,甚是温柔,和下午的神情一反常态。

  “不了不了,我自己找一隐蔽处解决就是了,不必麻烦艳儿姑娘。”鬼才敢跟你走。

  “走嘛~”悦耳性感的声音带着娇软。

  “艳儿姑娘客气了,我还有别的事,先走了。”木槿干笑着回道。

  “敬酒不吃吃罚酒!”突然温柔体贴的人儿变得凶神恶煞!

  只见她一只手迅雷之势掐住木槿的脖子“也不知道人类的精气怎么样,还没尝过呢。”

  突然被掐的木槿一阵窒息感悠来,她深吸着即将消失的空气,艰难道“姑娘误误会了,我不是人类。”

  “呵,是不是人类我会不知?你这狡猾的臭女人!”说完便上前吸取精气。

  木槿顿觉脑袋越来越麻木,昏昏沉沉,一丝力气都使不上,看来自己在这个世界的人生即将完结了是不是死了就能回去了?就不用承受谁都能欺负她的无奈了?这样想着,她闭上双眼,便放弃了挣扎。

  在木槿看来,这种感觉像过了一个世纪这么久,但她竟然还有意识,好似体内有什么在保护着她,是凤槿所说的千年灵珠吗?

  她不禁睁开眼,看到的却是陆艳儿逐渐扭曲痛苦的脸,汗滴沿着她白皙的脸颊,低落在地

  她脖子上的手也越来越松,她甚至感觉艳儿想远离她,可是被莫名的力量给控制住了。

  “你到底是何方妖物?”艳儿惊恐的看着她,她现在感觉自己的修为在逐渐转移!想逃开,但是毫无办法,她被束缚了!

  就在艳儿以为自己要命丧于此的时候,一段气波打开了她们二人!

  “朱雀的灵珠果然霸道!”温润好听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木槿和艳儿转头看向那边,两人都顿时愣住。

  此人气明媚皓齿,色若春晓,姿容盖世,白衣胜雪,加上那一头飘逸银发,宛若仙人,木槿想,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是专门为他而作的吧。

  看发愣的两人,他微微一笑,对木槿道“姑娘体内有朱雀灵珠护体,一般妖物是不能伤害到你的。”

  连说话都如此悦耳,那温润如玉的气质真是舒服到极致。

  “朱雀灵珠?你是说仙界的朱雀上神?”艳儿惊讶道。

  “正是。”

  “你怎得会有朱雀灵珠?”艳儿有些愤怒,便转头质问道。

  “我也不知道啊,很多记忆都缺失了。”表情甚是无辜。

  艳儿顿时气结,不过转头立马对公子温柔道“多谢公子救命之恩,如若不是公子,艳儿怕是早已被打回原形。”

  “不置事,只是现在我要带走她。”

  “为什么?”两人异口同声。

  “姑娘不是想找回记忆吗?”公子望向木槿道。

  木槿点头,她很想知道丢失的记忆,很多事情她到现在都理不清头绪。

  “那便跟我走。”说着伸出白皙纤细的素手,声音温润低沉,带着蛊惑。

  “魔界何时插手我妖界的事了?”同是悦耳低沉的嗓音,从远处传来。

  他面容皎洁,眉目如画,灼灼风华,眼神却如鬼魅般妖治,整个人慵懒恣意,风情万种的笑容,带着骄傲与自负,令人心醉神迷。

  一个温润如玉,翩翩君子。

  一个妖艳魅惑,形貌昳丽。

  两种极致的反差冲击着木槿的视野,心想,他不是走了吗,为何要回来?

  艳儿被眼前不凡的人物晃得愣神,有生之年竟遇到如此绝色,不枉此行。

  “原来是羽族主上,失敬失敬。”他的脸上还是挂着温柔的笑。

  “魔界君主客气了,至于人你肯定是带不走的。”依旧面上挂着笑,却是暗流涌动,蓄势待发。

  然而那温润公子却道“慕倾此生最厌打打杀杀,至于这位姑娘,我也不会勉强,后会有期。”说完便深深的看了木槿一眼,不见踪影。

  木槿一脸茫然?

  艳儿却愤恨的看着她,为何所有男人都只看到她,视自己如云雾,她好在哪里?一甩袖,哼了一声,转身准备离开。

  “姑娘留步。”凤槿道。

  “何事?”艳儿心想,终于有人看到她了。

  “姑娘知道了一个秘密,你说该如何是好?”凤槿随笑着,但带着一丝嗜血。

  “你!”艳儿一惊,她好想逃,却逃不掉!

  “你要干什么?”木槿惊讶道。

  “自然是为你收拾残局。”说着便要下杀手。

  “不要!”木槿道。

  “为何?”

  “她她是女孩子!”

  “女人怎么了?”

  “好男人不对女人动手!”

  “”

  她只是想就她,如果她也死了,墨澜在这世上怕是没人喜欢了。

  “你可想好,你体内朱雀灵珠的消息泄露出去,所有妖物都来杀你。”

  这她倒是没想到,可是墨澜怎么办?他太可怜了。

  “能消除她的记忆吗?”木槿想道。

  凤槿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有些奇怪,本以为来的路上对她说过的话她会听,而且小丫头经历了一天的打打杀杀,这会使得她看待死亡已经麻木,结果还是如此优柔寡断算了,凤槿就这么鬼使神差的消除了艳儿的记忆。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