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3分彩走势图

| 快捷翻页 ← → 键
极速3分彩走势图 > 玄幻奇幻 > 木槿凤槿思 > 第十章 坐山观内斗
  听了木槿的花言巧语,墨澜更开心了,看着眼前娇滴滴的女子,他有一股冲动,想亲亲这张抹了蜜的嘴,于是,便盯着她慢慢靠近。

  木槿暗叫不好,耍流氓了!

  “报!!”突然那个人头蛇身的妖精飞速赶来。

  被打断的墨澜脸色一沉,斜睨了一眼那人“什么事?”

  “大巫师被杀,已经七绝身亡。”

  “什么!”墨澜有些不可置信,那样厉害的人,自从来到异族后,为我族做了无数功绩,怎么会突然被人杀害?

  “槿儿,你且好好待在此处。”

  “好”

  看到墨澜离开,木槿松了口气,还好被打断,不过…为何族内巫师会被杀害?脑筋一转,难道……

  黑夜不知不觉降临,然而族内却灯火通明,巫师的死亡使得异族失了主心骨,打的妖心惶惶。

  屋内木槿百无聊赖,甚至有点想睡觉,正准备脱衣服就寝的时候,突然听到屋外一声大叫“不好啦,主上殁了!”

  “唉,可怜的墨小哥。”木槿叹息道,凤槿也是残忍,异族两大主心骨的薨逝,必定会引起骚乱,灭一个族更是指日可待,如若化险为夷,这就要看墨澜怎么做了。

  墨澜永远不会知道,自己族灭的原因竟是带回了一个柔弱不堪的人类女子,只因一见钟情,难道那沐歌的脸真有这么好看?记忆中也只有模糊的模样,还未真正看过,想到这里,木槿立即走到梳妆台前,照了照泛黄的铜镜,虽不是很清楚,但那五官,那可人的脸颊,足以让木槿惊叹,这是人吗?

  现代的自己也就算是清秀而已,没想到这沐歌的身体和脸如此完美,特别是那双明亮有神的眸子,水波潋滟,那腰肢盈盈一握,该有的地方都有,个子不高不低,身体柔弱娇软,综上总结是个让人很有保护欲的脸和身体。

  “你就不好奇屋外情况?”木槿正在欣赏自己的美貌,突然耳边响起低沉又慵懒的声音。

  “外面比较危险,我一个人类女子出去能活命?”听到熟悉的声音后,淡定道。

  “我可以带着你隐身。”轻声诱惑道。

  “真的?”木槿听后开心的侧过头看着凤槿,顿时两人面庞相对,近的可以感受对方的气息。

  奇怪的是凤槿并没有感觉不适,只是木槿有些尴尬,而且奇怪的是心里竟然差点漏了一拍,便赶紧退开一些。

  “而且我会在身边保护你。”

  “你会这么好?”很明显的怀疑。

  “不信算了。”说完转身就要走。

  “我信我信。”木槿迫不及待的抓住他的衣角。

  “那便走吧。”

  说完,木槿立即屁颠屁颠的跟了上去。

  所谓月黑风高杀人夜,今夜注定不平静,隐身状态的木槿很是兴奋,在不触碰别人的情况下到处溜达,凤槿看着高兴的女人,心里也不知不觉的莫名喜悦,“别离我太远,不然隐身术会消失。”凤槿道。

  “噢噢,好。”离他不远的木槿听到话后马上跑了过来,步子看起来惜命的紧。

  凤槿被她逗笑了“也不用这么近。”

  果然,某胆小的女人紧紧拉着他的手臂,却不以为然依旧在四处张望,听了凤槿的话后,意识到自己的逾越,脸颊顿时变得通红,即刻拉了些许距离。

  “想看戏,便跟着我走。”看着害臊的女子,凤槿也不再多逗她,现在重要的是去看戏,迟了可就不好看了。

  “好。”木槿乖巧的紧跟着他。

  不一会儿便到了一处大堂里,里面众多奇形怪状的妖物,就个别几个修为高的已经化作人身,最前面是精致的石棺,里面躺着刚刚死亡的两人。

  此时的墨澜面如死灰,他手里紧握着杀害蔺侩的短刀,这把他亲弟弟的短刀,自从父亲生病卧床以来,他就与他争夺主位,暗地里不知道刺杀了他多少次,没想到今天他竟然杀害了大巫师,从而引起父亲的逝世,这无疑给他带来了沉重的打击,为什么?为了主位连亲人都可以伤害?

  他恼怒的看着眼前同样伤心的墨生石,他的弟弟,竟这般虚假做作!“墨生石!不用再假装了,至此你还有何话要说?”

  “兄长,真的不是我,短刀定是有人故意要陷害于我,你要相信我!”墨生石心里万般委屈,现在所有的矛头都只对着他,他就算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去杀害巫师啊?

  “人证物证具在,难道说你自己的丫鬟会说谎吗?”素手便指向跪在地上的瘦小女孩。

  “小燕,你是真的看清楚了吗?”墨生石急得蹲下身子摇晃着她的肩膀。

  “小燕看清楚了,当时看到二主子从巫师屋内出来,身上的衣物的确是今晨奴婢给换上的。”

  “我当时在自己屋内,怎么可能去巫师那里?”墨生石很是难受,到底是谁要陷害他,突然转念一想,眼神一凛,难道说是墨澜!他们本就是对手,在父亲病重节骨眼上出了如此阴谋,趁机除掉他,可是大巫师是太子党啊?思即至此,他心里越来越惊恐,为了主位,竟然连最信任的人都可以算计!

  “不必多说,事情已经查很清楚,来人将墨生石押下去,关到火牢!”墨澜看着他的狡辩,心里更是气愤。

  木槿看着窝里斗的两人,心里竟有了一丝愧疚感,看了眼身旁无心无情此时还挂着笑意的凤槿,她一声都不敢吭,怕一惹这位不开心,会有更惨的下场。

  “不可!”一老者阻拦道。

  “怎么?”墨澜脸色更是阴沉。

  “太子,异族血脉现今只剩下您和二皇子,而且大巫师之死有些蹊跷,事情还没有查清楚就降罪,是不是不合情理?”那老者是异族右护法,本身就很支持二皇子继位,对待太子甚至有些不尊重,此时的眼神还透着威胁与轻蔑,显然认为大巫师之死定于太子有关。

  “太子三思。”一半的臣子也是不卑不亢。

  “还有什么可三思的?难道孩子会说谎不成?”左护法反驳道。

  “小燕不会说谎的,小燕从前受到大巫师的诅咒,只要说谎便会呕吐,二主子是知道的,所以才留我在身边伺候。”跪在地上的女孩哭诉道。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