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3分彩走势图

| 快捷翻页 ← → 键
极速3分彩走势图 > 玄幻奇幻 > 木槿凤槿思 > 第九章 杀戮
  木槿有苦难言,但还是得忍,小不忍则乱大谋,为今之计只能听命于凤槿,毕竟身靠大树好乘凉。

  酝酿了一下情绪,便走近墨澜那女子,“墨澜,你怎么能这样!”说的甚是气愤。

  墨澜被突然出现的木槿打的不知所错,很是莫名,“槿儿你怎么在这?”

  “呵,我就不能出来走走?没想到,竟然碰到这幅你侬我侬让人伤心的画面!”

  “槿儿不要误会。”墨澜紧张的抓住了她的胳膊。

  “我亲耳听到你向艳儿这个女人许婚!你这个负心汉!枉我还对你心存幻想!”感觉不得劲,又继续道:“虽然我们今天见面还不到一天,我以为我遇到了真命天子,结果……”说着说着就要哭泣。

  “槿儿…”听到木槿的话后,墨澜心里既喜悦又担忧,喜悦的是两人都是一见钟情,担忧的是该如何解释才能让她开心起来。

  “你别说话,你这个负心汉,伪君子,勾搭这个又勾搭那个,我不要在这里继续待下去了,你命人将我送回羽族!”

  “我与艳儿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我把她只当做妹妹看待。”

  “原来妹妹是可以娶做妻子啊?”

  “…”墨澜不知道怎么解释了,好像遇到她之后,他整个人都变得不知所措。

  “槿姑娘,你怎得如此咄咄逼人,如同悍妇。”艳儿眼神轻蔑,本以为是什么倾国倾城,温柔婉约的女子,原来是个粗鄙的悍妇。

  “谁悍妇?我悍妇?你这个狐狸精有什么资格开口!”

  “你!我与澜哥哥青梅竹马,如果不是你的突然出现,我与他早就……”

  “早就什么!你削想我的墨小哥,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说着就要上去撕扯艳儿的头发。

  于是,两个人就扭打在一起。

  墨澜很是吃惊,第一次看到女人打架,不是所谓的妖术,而是扯头发术,他呆愣了会儿,便很快反应过来,赶紧上去劝说,结果可想而知,受到了两人无意间的殴打,忍者疼,最终还拉开了两人。

  被拉开的木槿嘴里还骂骂咧咧的,而那艳儿委屈的直哭,娇滴滴的对着墨澜道“蓝哥哥,好疼,呜呜。”

  “呕~”木槿对着艳儿作势呕吐了一声,也娇滴滴的对着墨澜道“墨哥哥,人家也疼的紧,呜呜。”还扯着墨澜的衣袖往人家怀里挤。

  墨澜看着争风吃醋的两人,心里也有些气恼,一是气自己没用,不知道如何解释,二是槿儿不懂事就算了,艳儿怎么也跟着闹,不耐的瞥了艳儿一眼,就直接拉着木槿走了。

  艳儿眼睁睁的看着牵手的两人走掉,本来悲伤的眼神逐渐变成凶狠,拳头紧握,好似快要滴出血来,你就这么偏爱这泼妇,分明是那女人先动的手,那眼神却是怪罪到自己的头上了,刚刚纠缠之时,她便发现这泼妇竟毫无修为,连真身都没有,听爹爹说这种便属于人界,区区一个人类,弱到这世界最差劲的妖虚指一弹便能化作亡魂的人,为何要这般在乎?

  艳儿眼神逐渐变得诡异,嘴角勾起,不过,她即将化作一具干尸。

  这边,凤槿离开木槿后,飘到了一处屋内,便见到正在练巫术的蔺侩,眼神逐渐晦暗莫测,嘴角上扬,“听闻异族来了位巫师,今日一见也不怎么样啊。”

  “谁?”蔺侩只闻其声,不见其人,顿时皱眉,但不能放下修炼,鲁岩呢,让他在外面守着,怎会没人。

  “呵呵,这你就不必知晓了,因为你很快就会烟消云散。”慵懒又充满磁性的声音却说着令人寒噤的话。

  “敢在我蔺侩面前撒野,小子还嫩。”蔺侩长着一脸胡须,但是头发确实诡异的柔顺,整个身体盘坐正飘在半空中,听到凤槿嚣张的话,不以为然。

  “的确,倘若让我那手下前来,不一定还斗的过你,如若是我,那便不一定了。”

  “呵,仗着我在练功,无法与人斗法,无耻之徒”蔺侩越来越觉得危险,因为一般小妖隐身时,他可以直接利用巫术看出来,然而此人,似乎强大的令人心惊,遍大喊“鲁严!”

  “只要能达成目的,无耻又如何,呵呵,至于你的鲁严,早已命丧黄泉。”

  “你!”蔺侩气结,强行停止修炼,运起自成一派的巫术,想寻找凤槿所待何处,然而依旧毫无所用。

  凤槿看到他停止修炼,又是无赖道。“你看,现在不无耻了吧?那我就动手了哦?”

  说完便扬起素手,手中拿着一柄精致的短刀,螺旋形状,锐利无比。

  蔺侩感觉到身旁的气息,只冲自己而来,但却不知往哪里躲,这个全程隐身不见真人的怪物,蔺侩心里很是愤恨。

  他直奔门口,想破门而出,但被凤槿早已设下的结界弹倒在地,他心里变得很是慌张,大声嘶吼道“有本事现真身!你这小人行径!”

  “呵呵,想见我真容,那得等你咽气的时候。”凤槿的眼神透着兴奋的光芒,似乎感觉逗着这老者很有意思,但看了看窗外,顿觉时间紧急,便道“既然这么想看,那便看吧。”说完就现出真身。

  “你…”蔺侩瞳孔逐渐放大,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妖艳俊美的人,“羽族凤主?”

  但他刚说完,脖子已经被轻轻抹了一刀,悄无生息,血涌不止,死不瞑目。

  凤槿扫了他一眼,把手上的短刀随手一扔,手臂一扬,便悄然离开。

  这湘,墨澜拉着木槿到了她的住处,路上两人都不言语,木槿想着,这人不会生气了吧?不会挨打吧?好怕怕哟,墨澜本来是有点生气的,但回想到她说削想她的墨小哥,一丝欢心默默升起,心爱的女人说他是她的,还有什么理由再生气,疼还来不及。

  看着眼前美丽无措带着可爱表情的木槿,墨澜表情变得深情,腻腻的看着她“你刚才说我是你的,这句是真是假?”

  “恩?”她什么时候说过这句话?

  不过还是得口头迎合着“嗯嗯!从我跟着你来到这,就认定你是我的了。”顺带学着凤槿害羞的表情,看着这样的自己,她心里一阵恶寒。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