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3分彩走势图

| 快捷翻页 ← → 键
极速3分彩走势图 > 玄幻奇幻 > 巨兽领主 > 第三十九章 打脸报仇要自己干!
  不行!

  尹惊鸿看了自己亲爱的弟弟一眼,“再多的赔偿也无法弥补我弟弟的损失,更没办法抚慰我弟弟受伤的和心灵。而且我尹惊鸿的弟弟被欺负了,你随便丢点好处就一笔勾销,传出去了我的面子往哪搁?这事跟你没关系,别自找不痛快。”

  “……”

  温和的声音叹息一声,“你就算不怕她小姑姑,也该多少顾忌一下。弄的太过了,很多人的脸面都没地方搁。你想清楚了?真的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没有!”

  洪烨赶紧抢道“有,有商量,必须有商量。”

  这个时候借便宜老姐的势忽然可以装个逼爽一把。可这事就相当于搞外遇,爽过之后,麻烦就会无穷无尽的来——除非一直装逼一直爽,咱也想啊,但问题是咱又没有主角光环,顶不住的。

  冲突进行到目前的阶段,必然要有一个结果。而结果的选择权落到了自己手里。自己若是要姓秦的死,或者没领会到老姐的暗示,秦楚燕就死翘翘了——这样超爽,可代价嘛,身处底层的咱还真想象不到。

  “机智如我,又怎么会犯这么low的错误,”洪烨暗自得意,道“老姐,你现在可不能杀了秦楚燕……”心中虽有定计,但他却有自己的说法。

  一直埋头对付食物的白玉儿狐讶异的看向洪烨。旁边的袁衮衮则不屑的轻哼一声,她以为洪烨好色的毛病又发作了,不舍得秦楚燕死。

  “哟,我亲爱的小老弟,你该不会是不舍得吧?她都变成独眼龙了。你的口味还挺独特的。”

  “老姐,哪跟哪呀?我是这么想的,你看,秦楚燕欺负我,我干不过她,老姐你帮我杀了她,仇是报了,可这仇也不是我自己报的,一点成就感都没有。传出去了还不知道人家怎么说我呢。再说了,这种被欺负了家里人跳出来找场子的桥段,一般都是低级反派龙套的专属剧情,咱们不要走。所以她要活着,等我自己亲手打脸报仇,那才爽。老姐你说对不?”

  “唔……”

  洪烨赶紧补上一句“当然啦,我之前的苦也不能白受了。该赔偿我的,一点也不能少,否则没得谈。”这句话是对着传音鸟说的。

  尹惊鸿翻了个白眼,那表情仿佛是在说,老弟,这才是你要说的重点吧?

  传音鸟嘴里传出刚才那个温和的声音“我之前开出的条件依然有效。”

  洪烨道“第一条就算了。那么不靠谱的老爸,我还是不要了。搞不好下次又给他扫地出门。还有,去云堡就算了,要是办得到,再把我弄进圣魔兽院……”

  老姐却道“你跟我去云堡。那是你老姐我的场子,没人敢欺负你。”

  “呃,老姐……”

  “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一点不愉快好吧?

  尹惊鸿对着传音鸟说“既然我亲爱的弟弟这么有志气,想要自己报仇,我这个做姐姐的当然要成全他。这样吧,八千万,进云堡,再加一颗魔能水晶,我就放过那个小砸婊。成交?”

  哎!温和的声音又叹息了一声,“那就成交吧。”

  魔能水晶啊,有点不舍得,可他有必须保住秦楚燕的原因……

  “爽快!”

  将传音鸟塞回腰囊,尹惊鸿来到秦楚燕的身边,踩着她的胸脯,俯瞰着她,眼神冷的刺骨“今天算你命好。以后你就陪我亲爱的弟弟玩吧。当然,你要是想跟我玩,我也随时恭候。不过我给你一条友情提示没点本事就跟我玩,你会被我玩到怀疑人生的哟。走啦!”

  将“血吻之牙”一丢,尹惊鸿就要离开,洪烨却道“老姐你在外面等我一会儿,我还有点事,马上就好。”

  尹惊鸿摆摆手,头也不回,“不用急,你慢慢玩儿,越久越好。老姐有的是时间。”

  玩?

  玩什么?还玩的越久越好?

  看着房辉虹猥琐的眼神和表情,洪烨突然想到了什么……呃,这便宜老姐绝对是个老司机!

  洪烨走到李晨冰面前,道“李晨冰,我有件事问你,你给我老老实实的回答。你家秦姐命好,有人保她的命。你可就未必了。”

  “……”

  李晨冰面无血色,刚刚被尹惊鸿踹了一脚,都呕血了,这会儿还没有缓过来。

  洪烨道“是不是你逼迫蔡余申作伪证,诬陷我贩卖人口的?”

  李晨冰虚弱无力的看了洪烨一眼,不屑冷哼一声,道“根本就不需要我去逼迫他,他自己就会主动的背叛你。怎么样,被身边的兄弟背叛的滋味不好受吧?”

  洪烨无视他的嘲讽,道“你这话什么意思?你知道他为什么会主动的出卖我?”

  李晨冰冷笑越浓“我指控你们贩卖人口,对你,的确是故意陷害,但我却没有冤枉蔡余申……咳咳……他们蔡家在冰狼领明面上做兽皮买卖,暗地里却从事贩卖妇女儿童的勾当。咳咳……之前那伙被我救下来的人就是蔡家卖出去。蔡余申如果不背叛你,冰狼领的警察就会因为他而调查蔡家,咳咳!贩卖人口本就是重罪,将我神龙领的人口卖往境外就更是必死无疑。一旦事发,蔡家从此将不复存在。在你和家族亲人之间,你觉得蔡余申会怎么选?”

  “……”洪烨沉默一会儿,“你有什么证据能证明蔡家贩卖人口?”

  “哈……咳咳,咳咳!”李晨冰剧烈咳嗽几声,“证据,我还真的没有。但是蔡家要是没有贩卖人口,我把我的脑袋摘下来给你当球踢。”

  “你为什么就这么笃定?”

  李晨冰道“蔡余申死前我去找过他,试探他有没有从事贩卖人口。嘿,你如果看到他当时的表情,你也一定会跟我一样肯定。可就在我准备以他为突破口展开调查的时候,他竟然上吊自杀了。他一死,我们就算想调查也无从下手。对方毕竟是一个万户领主。他这死的,可真是太巧了。尹志……”

  “我现在叫洪烨,记性呢?”

  “无所谓,随你叫什么……咳咳!你要是怀疑是我害死了蔡余申,不管你信不信,我都要告诉你我没有!他活着对我来说意义更重大。因为你,我的确想弄死他,但在公事大事面前,你我之间的私仇根本算不得什么。你要是想确认蔡余申真正的死因,劝你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说完了,要杀要剐,随你便。”说完,他就闭上眼睛,一言不发。

  喂,你这一副慷慨就义的表情是怎么回事?念错台词了吧?

  洪烨面无表情的站起身,扫了一眼室内,和秦楚燕的满怀怨毒的独眼对了一眼,转身离去。

  白玉儿狐道“刚刚他那一转身还真有点小帅,嘻嘻嘻。”

  袁衮衮道“虽然我不愿意承认……”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