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3分彩走势图

| 快捷翻页 ← → 键
极速3分彩走势图 > 玄幻奇幻 > 菜鸟侦探快快跑 > 第七十四章 侦探的自我证明
  张可新连忙问道

  “哪里矛盾了?”

  我看了他一眼,回忆着昨天他们所说的话,说道

  “蒋君迁说他去便利店买了面巾纸,而白芷也说她去便利店给曲莲买了卫生巾,他们出去的时间,分别只有0分钟左右,那样他们见面的机率是很高的,可是蒋君迁却根本不知道白芷也去了便利店的事,所以我猜测,可能是白芷包里原本就有卫生巾,当曲莲约她出去的时候,她感觉这是个机会,也许想去布置某种陷阱杀害柯诃子,正好遇到了辛夷。”

  虽然这么说有点勉强,不过张可新三人也并不反对,郭宏义做了总结

  “现在嫌疑人有三,曲莲、曾主任、白芷,其中曲莲具备第一起、第三起案子的作案能力;曾主任具备第一起、第二起案子的作案能力;白芷只具备第三起案子的作案能力。”郭宏义说着,叹了口气

  “哎,无论是谁,都不同时具备三起案件的作案能力啊,到底会是谁呢?”

  我笑了笑说

  “如果有谁同时具备三起案子的作案能力,那他一定就是凶手了,那样也就不需要我们侦探了,一定是其中的某个案子,凶手用了某种特殊的手法。”

  苏永点了点头说

  “那我们现在要着重调查哪个呢?”

  我想了想说

  “曾主任。”

  张可新疑惑地问道

  “为什么?”

  我开玩笑地说

  “因为,如果有某种方法能够潜入女浴室的话,我实在是很想知道啊。”

  张可新无奈地翻了个白眼,说道

  “你现在脑子里在想这个?”

  我淡淡地笑了笑说

  “呵呵,开个玩笑而已,曲莲我们已经调查很久了,她过于内向,没什么朋友,所以无论怎么努力也都没法获取情报;而白芷呢,跟她最亲近的无疑是蒋君迁和王静,想通过这二人调查白芷,也是绝对不可能的,所以我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只有调查曾主任了。”

  郭宏义问道

  “那我们要怎么调查呢?周末他又没上班,如果从学院学生那里调查,范围又太广了。”

  此时我的心里已经有了完美的计划说道

  “不,我们直接去他的办公室调查就可以。”

  张可新不解地问道

  “我们没有钥匙,怎么进去?”

  我自信地一笑

  “山人自有妙计。”

  郭宏义问道

  “怎么做?”

  “从王静那里问出曾主任的电话就可以。”

  “就这么简单?”郭宏义一边说着,掏出了电话,拨通了王静的号码,不过事情似乎很不顺利,挂了电话,郭宏义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我一眼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王静不肯说,而且还约我们见一面。”

  我也没太理解王静的所作所为,不过我们还是答应跟她见面,一是听听她想说什么,二是想当面说服她把曾主任电话给我们。

  见面后,王静一改往日嬉皮笑脸的态度,浑身散发着怒气,指着我的鼻子质问道

  “宋阳,你现在是不是在怀疑芷和曾主任?”

  我并不在乎她这种不礼貌的行为,因为现在我心里只想抓到凶手,干净利索地回答了一个字

  “是。”

  确定我的想法后,王静彻底愤怒了,大骂道

  “我就知道!宋阳,你是不是脑子让屁股给坐住了?你怀疑谁不行,你怀疑芷?芷根本没有作案时间你不知道吗?而且芷会杀人!我宁可相信你是个女人,也不相信芷会杀人!”

  “我…”可是王静根本不给我说话的机会,继续骂道

  “你最开始还怀疑柯诃子,如今她也遇害了,你算什么侦探!你破案全靠蒙啊?挨个怀疑是吗!我真后悔找你们来!你到底有没有能力?如果没有的话!就让你的老师来破案!别在这惹人生气!”

  我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听人说让张帆来破案了,我已经忍无可忍了,大吼道

  “谁说我没有推理能力!”

  王静用略带嘲讽的语气吼道

  “你有推理能力?看到女孩收起手机知道她要下车,还是看到一个女孩圣诞节拿着平安果知道她跟男朋友开房去了?”

  他们果然是误会了我这两次说的话,我生气地解释道

  “我那两次真的是推理!不是因为那个女孩收起了手机才知道她要下车,而是我知道她要下车才盯着她!”

  王静一脸的不相信,认为我在撒谎,冷哼一声说道

  “怎么可能!”

  我不愿意多说废话,直接解释道

  “那个女孩拿着洗澡的用品,头发还在滴水,说明她刚洗完澡,可是在她的筐里明明有个吹风筒,在这种天气下就算再着急也一定会把头发吹干,而且她的神情根本没有特别着急,这样一来她没有吹干头发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她的吹风筒坏了,可是吹风筒坏了完全可以问旁边的女生借,可是她并没有,宁可湿着头发也不管别人借,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她像曲莲一样太过于内向,不好意思跟陌生人说话,而且按照你们女孩的习惯,洗澡的时候一定会叫上一两个闺蜜,可是她没有,可见她跟室友的关系也一般,所以她也不会回到寝室后向室友借吹风筒,现在,外面很冷、头发湿着、吹风筒坏了、不能向别人借,那么她会做的唯一一件事是什么,那就是去超市买一个吹风筒,而下一站就是你们的生活园区,是她能买到吹风筒最近的地方,她不在那里下会在哪里下!所以我才知道,她一定马上要下车了。”

  我说话的语气越来越快,情绪越来越激动,似乎在发泄着这几天的不满,王静也不知是被我的推理震惊了,还是被我要吃人的样子吓到了,抖抖索索地问道

  “那,那个平安果的女孩呢?”

  “我推理的重点不在于她没回校,而是她跟男朋友出去了,因为她手里还拿着平安果只是证明她昨晚没有回校,并不能证明其他,完全有可能是跟朋友出去玩了个通宵,虽然她是一个人回来的,但这也不能成为她不是去玩通宵的证据,因为很有可能她是和校外的朋友玩的,早上只有自己回到了学校,真正决定的有两点,一是她的衣服很单薄,在这么冷的天气,如果是坐公交的话,是不可能穿这种衣服的,冻也冻死了,也是不可能是坐出租车,因为那时候是早高峰,等出租车的话不一定要等多久!第二点,是她背着的厚厚的包,那包里面装的是什么呢,我可以告诉你是衣服和课本,为什么我这么肯定,她身上穿的那件衣服上有很明显的折痕,可以证明那件衣服是今早刚换的,在kv那种通宵的地方是换不了衣服的,而且她的妆化的很浓,不过眉毛却有些花歪了,这是她在车上化妆拿不稳眉笔的证明,所以说她应该是很赶时间的,可能有课,或者别的事情,可是化那么浓,至少需要半个时,明明很赶时间却还要把装画的那么浓,只有一个原因,当时开车送她回学校定是她男朋友,女为悦己者容,不管怎么样也要在男朋友面前美美的,所以开车的一定是她男朋友!所以结论就是!她昨晚和男朋友开房去了!”

  我发泄一般地说完了自己的推理,此时不仅王静,其他三人也吓得说不出话来,我继续激动地说

  “所以,别再他妈的怀疑我的推理能力了!现在,马上,他妈的把曾主任的电话给我,马上,把他妈的电话给我!”

  “1八969八7!不过我只知道曾主任的电话,真不知道他妈的电话是多少…”王静点着哭腔,毫不犹豫地说道。

  我无奈地叹了口气,叫上室友们走开了,后面传来了王静的助威声

  “宋阳,不是,阳哥,你加油啊!一定要破案啊!”

  我骂了句“痴线!”把他们三个带到了附近的便利店,在路上苏永不解地问道

  “要调查曾主任的办公室,为什么需要他的手机号呢?难道是打电话给他,让他给我开门吗?”

  “当然不是,1八是移动的电话号码吧?”我问道,张可新不明所以地点了点头,我拿起便利店的公用电话,拨通了曾主任的电话,还没等我说话,曾主任先问道

  “喂?保险公司的吗?你们现在到哪了啊?”

  曾主任的语气有些不耐烦,虽然我不知道他在等保险公司电话干什么,不过也没在意,继续按照计划进行,担心曾主任听出是我的声音,我故意低沉地说道

  “您好,我是移动公司的客服人员,我们在沈北地区建立了新的信号发射塔,为了做信号检测,接下来一段时间,我们会不停地拨打您的电话,敬请谅解。”

  “啊?什么意思啊?你们找别人吧,我在等一个很重要的电话。”

  “移动公司非常感谢您的配合。”

  “什么?我不同意,别给我打电话…”

  没等曾主任说完,我就挂断了电话,三人对我的所作所为依然是一头雾水,我拿出自己的手机,拨打了曾主任的电话,接通后,我依旧用低沉地声音说道

  “您好,移动公司信号检测,请问您现在能听清我说的话吗?”

  曾主任的语气有些无奈,不过还是很有礼貌地说道

  “听得清,听得清,信号很好,我这边有事,不要再给我打了。”

  “十分感谢您的配合。”

  过了5秒钟后,我又一次拨通了曾主任的电话,依旧是那副说词,这次曾主任有些不耐烦了,说道

  “我说了我能听清,我这边有事,不要再给我打了。“

  “十分感谢您的配合。”

  挂断电话后我又重复操作了次,曾主任的态度也越来越恶劣,第次打的时候,直接挂断了电话,可是我毫不在意,又打了,4次,曾主任接听电话后,直接吼道

  “我说了,我能听清!你工号多少,我要投诉…你是保险公司的?怎么才来?快点处理一下吧。”

  曾主任说着说着,似乎他一直等着的保险公司的人到了,跟他说完话后,又对我说道

  “你别再打了啊,听到没有。”

  我用很歉意地语气说道

  “很抱歉打扰您的生活,对于您的不悦我也十分理解,不过这是我的工作,请见谅。”

  说完挂断了电话,紧接着又打了好几个,曾主任终于不耐烦地关掉了手机,我的目的终于达到了,笑着说

  “这个曾主任也真够有耐心的了,这么多次才关机。”

  郭宏义已经忍不住了,上前一步问道

  “阳儿,你到底在做什么啊?”

  我笑着说

  “现在我们去曾主任的办公室吧。”

  郭宏义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皆是一脸茫然,苏永问道

  “他手机关机了,我们就进去了?”

  我笑呵呵地说道“当然。”

  我们四人来到了教学楼的收发室,我对门卫说道

  “您好,我们是外语学院学生会的,我们系主任说有一个很重要的文件放到了你们学院曾主任那里,现在着急要用,所以让我们来取。”

  门卫看了看我们,也没多想,说道

  “可是曾主任现在不在啊。”

  我点了点头说

  “嗯,我们也知道他不在,不过我们的主任说,他已经给曾主任打过电话了,您这边没接到曾主任的电话吗?”

  门卫有些意外地说道

  “没有啊,这样吧同学,我打个电话给曾主任询问一下。”

  说着拿起电话,在墙上找到了曾主任的电话,拨打了次之后,放下了电话对我们说道

  “奇怪了,曾主任的电话怎么关机了?”

  我连忙说道

  “是不是手机没电了?所以才没来得及通知你啊?”

  这下门卫有些为难了说道

  “这…”

  我做了一个有些焦急的表情说道

  “要不您把钥匙给我们,我们自己上去就好了,我们的主任真的很着急,如果拿不回去,可能要挨骂了。”

  门卫看着我真诚的眼睛,毫不怀疑地去拿钥匙,对我们说道

  “这里就我一个人,我走不开,不过看着你们确实像学校的学生,要不也不能把钥匙给你们,你们进去拿完东西赶紧走啊,别乱碰东西啊。”

  我接过钥匙后说道

  “放心,我们绝不乱碰…”

  拿到钥匙后,我给他们三个使了个眼神,郭宏义偷偷给我竖了个大拇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