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3分彩走势图

| 快捷翻页 ← → 键
极速3分彩走势图 > 武侠修真 > 傲世仙医 > 第十五章 争夺
  大奎的表现,让对面三人不禁有些一愣,随后互相对视了一眼面面相觑,觉得大奎是不是有点虎,认不清眼下的局势。

  为首的那个白净青年,顿时笑道,“哈哈,既然你欠收拾,哥几个满足你,等会看你还能不能够有现在这般嘴硬。”

  话音落下,身旁那个刀疤男子,和手握黑色棍棒的青年,稍微分散开来,三人隐隐呈现半包围的姿态,将大奎牢牢困住,生怕大奎会直接跑路一般。

  三人气势都不算太弱,搬血境界,看那气息比叶寒强上一些,不过不如莫宗泽,多半是也就炼制了一两百块骨骼差不多。

  叶寒撇撇嘴,不太瞧得起这些山泽野修的行事,不知道从哪里获得一些残卷功法,就开始胡乱修士,依靠着一些手段,让自己一点点提升修为,传承不正,而且境界往往也无法提升太多就止步了,和那些正统出身的修士相比,无非就是一个半吊子而已。

  叶寒倒是准备先看一场好戏,顺便让那个大奎吃吃苦头,毕竟下午大奎的行为,可是将叶寒给气的不行。

  宝器同样分品质,白净青年手中的白色长刀和那个瘦小青年手中的黑色棍棒,都是下品宝器而已。

  当灵力灌输进去之后,整个法宝表面有些淡淡的光泽散发,看起来似乎挺能唬人的。

  而大奎不愧是暴脾气,胆子大,动手不带任何犹豫,重新将身上的包袱系紧之后,直接单手将手中那把白色刀身,金色刀把的大刀,指向三人,做出挑衅的姿态

  大刀微微颤动,在灵力的作用下,刀身也是散发着晶莹剔透的光泽,同样不过是一件下品宝器。

  山泽野修往往能有一两件像样的法宝,就足够昂首挺胸,哪里还计较什么品质。

  夜色中,因为几道淡淡灵光的散发,使得这里空间也多了几分光亮,几人都是搬血境,目前只能依靠着蛮力肉身厮杀,没有达到灵动境界之前,压根就无法大规模的掌控着灵力,并且很好的催动起来。

  包括大奎在内,也不知道是从哪里获得的残缺功法,厮杀起来倒是有模有样,叶寒饶有兴趣的看着。

  大奎却是比较勇猛,本来身材也魁梧,加上手持大刀,气势汹汹,一时间以一敌三,还暂时不落下风。

  法宝碰撞之时,爆发出清脆的轰鸣声音,在这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的刺耳,大奎的气息和他们相差无几,但是三人依旧有些没有办法近身。

  山泽野修,谈论修行或许没有什么优势可言,但是一些野路子却是千奇百怪,防不胜防,看到局势僵持,自己占不到什么便宜,那个为首的白净青年,立刻就是一个阴狠的眼神,传递给另外二人,那两人立刻就是心领神会。

  三人立刻分开,特别是那个手持黑色棍棒的青年,直接脚步一挪,来到大奎的后背,分明就是要利用人数优势偷袭得手,不在和大奎正面交锋。

  刀光棍影,你来我往,灵光飞舞。

  四人都是搬血境,距离脱胎换骨也都是只有一步之遥,所以力道上,一个比一个凶猛,双方都是抱着杀手去的,一旦不留神很可能直接丧命。

  “砰。”

  一声沉闷的闷响传来,只见原本气势十足的大奎,魁梧的身形一个踉跄,连带着手中大刀的舞动,都是慢上了许多。

  只见那个拿着黑色棍棒的青年,直接找到了一个空隙,直接打在了大奎的后背,这一棍子下去自然是力道十足,大奎脸色都因为疼痛一阵扭曲,好在毕竟是搬血境的修为,还能咬牙坚持,要不然换做普通人,这一棍子多半是骨骼粉碎,甚至是丧命或者残废。

  而因为这一击,大奎的形势一下子就占据了下风,手中大刀停顿的这一个,那个刀疤男子,也是抓住了机会,直接一拳,洋溢着淡金色光芒,轰击在大奎的腹部,大奎庞大的身形立刻如同一个虾米一样。

  要不是大奎眼疾手快,裆下了那白净青年的一刀,恐怕这一下,大奎就离丧命不远了。

  看着大奎险象环生,气息已经有些不稳定,连挨了立下,叶寒神色也是凝重了起来,哪里还敢继续看热闹,在等待下去,大奎直接死了,自己出手也来不及,恐怕也不是那三人的对手。

  叶寒玩着牙齿,犹豫了片刻的功夫,将那把‘残月’直接从‘悦水戒’中拿了出来,毕竟和那三人相比,大奎这个人虽然脾气暴躁,但是还算耿直,所以叶寒决定赌一把,出手替这个大奎解围!

  场中的几人,厮杀已经算是进入到了白热化,谁都不敢掉以轻心,毕竟眼下一个不好,大奎就会被击杀,而三人也要防着大奎临死前的反扑。

  就在这个时候,异样发生,正在厮杀的四人,只感觉到一道灵力浮现,随后整个天地那月色好像亮了起来,多了几分光亮。

  “噗嗤…”

  那一瞬间,众人只听到一股沉闷声响,随后那个紧握着棍棒的青年直接气息开始消散,眼睛瞪大,哪怕是到死,都还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当叶寒将‘残月’从那个青年的身体之中抽出来的时候,青年的身子直接滑轮在地上。

  几乎是秒杀,毕竟对于‘残月’的威力,叶寒还是十分有自信的,毕竟一件极品宝器的威力,不是这几个责修手中的家伙能够比拟的。

  突然出现的身形,自然是将大奎还有另外两人弄的一惊,当看到来人是叶寒的时候,三人都很惊讶,毕竟他们已经认出了叶寒。

  不过既然出手,叶寒自然不会浪费时间或者有所犹豫停顿,给对手机会,谨慎的这个性格,叶寒一直从小就养成了。

  趁着如今距离近,叶寒直接反手一剑劈下,毕竟如今境界低,法决还没有修炼,厮杀只能用这种蛮力。

  那个刀疤男子,脑袋直接炸裂,剑痕从从到脚,直接蔓延下去,不过搬血境的肉身,在这‘残月’面前,自然是抵挡不住,正在厮杀的叶寒,心中不禁有了种怪异的感觉,这么好用的飞剑,到自己手中就如同一把杀猪刀一样,太糟蹋东西了。

  随着叶寒的接连出手,两人连续毙命,剩下的那个白净青年一下有些慌神了,这种架势这么多年都没有遇见过,常年打鸟,今天却被鸟啄了眼。

  而大奎神色凶狠,忍着身上的伤势和巨痛,直接一刀狠狠的劈在白净青年的身上,一刀没有毙命,却是传来一阵刺耳的惨叫声,大奎毫不犹豫的又是几刀下去,声音截然而止。

  很快,本来一场惊险的厮杀随着叶寒的出现就结束了,大奎惊魂未定,手持大刀坐了下来,毕竟身上挨的那几下太痛苦。

  而叶寒很快就将‘残月’收了起来,直接放入‘悦水戒’,坐在地上的大奎看到这一幕,顿时觉得十分惊奇。

  不过叶寒从来没忘了财迷本色,直接就是动手收刮三人身上的东西,结果除了一些灵石,和那两件垃圾法宝,什么都没用,,气的叶寒不禁骂了两句。

  “穷成这个样子,还要学什么出来打家劫舍,未免也太寒酸了。”

  话音落下之后,叶寒看着大奎,指着那件长刀和漆黑棍棒,然后说道,“灵石我拿走了,这两件玩意给你。”

  原本坐在地上惊魂未定的大奎顿时一愣,然后开口说道,“你不杀我?我现在受伤,加上你有什么厉害的法宝,杀我轻轻松松,你不是要那张黄纸吗。”

  本就有些生气的叶寒顿时一拍脑袋,觉得这个大奎蠢的无药可救了,然后立刻怒道,“我要杀你还会和你废话这么久,就算我要丹方还不至于做出下三滥的手段!”

  接下来大奎的一句话更是差点让叶寒气晕过去,觉得大奎脑袋真的是缺根筋。

  “你虽然不杀我,也救了我,但是我给不会感激你把丹方给你。”

  叶寒一气之下,都懒得理会大奎,收拾着自己的战利品,倒是大奎神色有些放光,看着叶寒的那个‘悦水戒’,有些兴奋的说道,“这个是传说中的空间法宝吧。”

  气呼呼的叶寒则是干脆理会这个家伙,当东西收刮完以后,直接没好气的说道,“有没有地方落脚,另外这个样子明天被人发现会不会有问题?”

  大奎摆摆头,示意没事。

  “山泽野修,风里来雨里去,死了很正常,没人管,另外我家就在前方二十多公里村落中,可以去落脚。”

  大奎只感觉浑身几处骨骼断裂一般,甚至经脉都有些闭塞,无奈之下,叶寒只好搀扶着大奎一起。

  虽然大奎脾气暴躁,但是心也大,认定叶寒来历不凡,又救了自己,必然不坏,虽然有所图,但还是将叶寒带回了自己落脚的地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